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机缘¶ (自动笺注)
方融禪師語錄第三
門人興林等編
*機緣
禮拜云何處來僧云金陵師有甚公幹僧云
和尚這裏云何處得此消息云爭奈臭名
在外師云這蒼蠅
僧問如何本來面目師云你看山僧有幾莖眉僧
請和尚自道師云山僧欲自道只是無著口處僧
云在學人分上有幾莖師云打失也不知。
僧問如何和尚家風師云凌霜雪峰同老嘯月
吟風眼倍空僧云百年後向甚麼處師云天不容
不載僧云恁麼藏身之處沒蹤跡師云隆冬嚴寒
將錢買火向僧云學人不會師云待汝夢見山僧來。
僧問如何是在獅子師乃良久僧云如何是出窟
獅子震威一喝僧云如何是咬人獅子劈面便
掌。
僧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無師云落即不落昧則
不昧僧云前後百丈被師一口吞郤師云這野狐精
僧問南泉斬貓意旨如何師云活人屋裏死人無數
僧云畢竟何過師云終日飲血噉肉不知身是羅剎
僧云趙州草鞋出又作麼生師云取笑傍觀
居士時人錢財為貴沙門何為貴師云以貧
貴士云貧有何貴師不作守庫奴。
僧問如何向上一路師云五老峰高僧如何
頂師云看腳下僧云不涉途程峰頭巳到師云縱能
玄會得終不及親臨僧云和尚可曾親到否師云舉
天地別是乾坤
僧問達磨西來所為何事師云直指單傳僧云直指
甚麼師云烏龜是鱉僧云單傳甚麼師云秤錘
是銕僧云喚作佛法意得麼師云入地獄如箭射
云不喚作如何師云拔舌犁耕
婆子禮師足師云新年頭事如何婆云未曾過這
邊師云莫在那邊麼婆云那邊不住師云即令
甚麼處婆擬議師便與一掌作禮云和尚恩大難
師復一咄。
僧問如何是佛師云莫污老僧耳僧云如何法師
撮土揚塵僧云如何是僧師云逞甚伎倆僧云如
何是一體三寶師云問話禮拜去。
僧問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如何涅槃門師
旋出旋入。
僧問有物先天無形本寂能為萬象主不逐四
時凋請問和尚畢竟是個甚麼師云死貓頭云還
得佛麼師云驢年去。
僧問殃屈救產意旨如何師云佛口所生子僧云因
甚前不早後不遲師云時節一至其理自彰僧云畢
竟功歸阿誰師云恰恰
僧問大通智勝佛十劫道場佛法現前不得
佛道如何是佛法師清涼山高洛伽水深僧云如
何是佛道師云昨日有人粵東來說吳西山水隹
大好翫賞僧云未現前如何師云描不成畫不
就僧云巳現前如何云塞壑填溝。
僧問乾屎橛意旨如何師云你還咬著麼僧云我嘗
於此切師云不是好狗僧云為甚麼不肯學人師云
猶有這個在。
僧問大慧禪師喚作篦子則觸不喚作篦子
則背不得下語不得無語速道速道師云山不道
僧云因甚不道師云我不為蛇添足
僧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云雲居蘿苩洞山
學人不會師云你若會賣美去在。
僧問如何佛祖的的意師云虎鬚林裏撒珍珠
罔測師云風不入無孔之壁。
僧問某甲久嚮名德遠親近師云大有人墮坑落
塹僧云乞師一接師云甚處來僧云南嶽師云聞祝
融峰𨁝跳上三十三天是否無語師云虛費草鞋
錢。
僧問如何鐵牛機師便打僧云如何悄然機師
便喝僧云如何圓通機師云山這裏剩語
禮拜云領師云領你爺領你娘
問心心莫測時如何師云你是阿誰僧云說似
物則中師云即汝不說時又作麼生僧云體露堂
堂本現成師百草頭上薦得底猶是向外馳求
僧問去聖時人心不古如何得無過失語意
師云我嘗於此切僧云如何露地白牛師云你有
甚麼蓋覆僧云得者如何師云不踏生草云還
異類無師云曾在雲居種田博飯。
師在巖前立忽見一老問好座巖龕只是無佛師
云佛則有只是無人禮拜者云既有佛為甚禮拜
師云不識者即禮拜師云三十年為僧今日俗人
覷破。
一童問道也者不可須臾也可非道也離與
不離則不如何道師云把燈覓火子云孔氏之
道與釋氏之道有同別乎師云一以貫之
三僧入室作禮師云甚處來一僧云翠巖來師云聞
翠巖新佛是地藏化身果否無語師云不會出去
問一僧你從何來僧云圓通師云死貓頭解咬鼠
否僧無語師亦云不會出去一僧某甲記得一則
機緣請問尚師云舉看僧云昔有施主婦人入寺
行隨年錢一僧聖僧前著一分婦人聖僧年多
少僧無語請和尚代一語師云你有多少錢僧無語
師云兩個死漢一坑埋卻。
僧問佛佛相授祖祖相傳未審傳授甚麼師云你
知我見僧云既是知見一如何用指龜為鱉師云劍
烈士贈琴遇知音彈。
一僧入室作禮某甲自遠趨風而來乞和指示
云將你遠趨底風道看僧云聞和尚居山歲久
情識孤高說法不帶枝葉師云遠賺你來何處
氏僧云廣東師云曾到曹溪否僧云曾到師云聞靈
通小師顛酒是否云是師云既是靈通甚麼
被酒顛僧無語師云投子道底。
*室中垂語
欲明此事先淨其心心一清淨此事現成喻如磨鏡
垢盡明見淨心之方無逾放下為玅故云節儉放下
最為入道捷徑放下不獨教汝放下世間
身器法要出世間菩提涅槃法也放下若單
放下世間法但去麤塵細垢猶在仍於此不得
淨并將出世間法一總放下盡除細垢其心圓淨
云淨極光通達是也再將放下俱空不住空相深入
玅淨無礙境界入此境界動靜不二一任搬柴運水
送客迎賓種種方便應現權實猶如波中明月逆順
皆圓頂上神珠縱橫自在非離非即無去無來久應
暫現皆是無作妙力自然成就所以道其心淨而此
事明矣。
至道平常不犯周折至理直捷不假巧說趙州
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又有僧問一老宿
如何至理宿云家常話至理道古不會
學問為甚發言出語夷坦親切直下替人
斷命當時尊宿若用些華言巧語打發學人
不能至今日聞之如甘露之如父母也誰知近
代巳來道風大變勿論老成後生有解無解但有些
因緣福報底稱善知識一見學人來問佛法便道
粉飾一陞說法單用文詞莊點全無直捷使
聞者渀蕩浩瀚不解所歸記取許多閒言閒語惑
亂心如是行事忽略古風欺瞞後進善知識
人乎。
靈源謂圜悟曰學者雖有見道之資若不深蓄厚
養發用必峻暴非特無補教門將恐有招禍辱當時
此話師為圜悟勤說殊不知借圜悟名發揮後世
病耳古人道德學問蘊於胸中惟恐人知惟怕
人見癡癡呆呆二三十年潛於林下不露圭角事不
獲巳吐出一言半句自出平常人獲之為至寶所
相傳綿遠不絕者此矣今人則不然纔入門一角
尚未踏著便云我是衲僧竊得古人一知半見挂於
口唇當作法會惟恐人不知我之長處我知差勝
於人高懷我慢下視方至陞堂臨眾如自鳴鐘
不待參扣胡說亂道不害恥羞嗟乎是輩又不止
禍辱叢林而巳。
禪道佛法不獨古人有之今人亦有之要在各人
不苦心耳歷觀古人心性淳和識見深遠根器
為人真實重法故尚捨身斷臂陸沉賤役
底三十年不睡底八十歲行腳底如是種種心行
備舉即如世尊為求法故觀三千大千世界乃至
無有子許非是菩薩捨身命處而況今之凡夫
心性狂亂識見偏淺根器頑鈍立行不遠操心非實
設或稍有一些資質不但不肯低頭行行不肯
捨巳從人不肯虛心請益不肯確志參方又要穿好
底喫好底用好底貪求無猒自家一毛不捨拔乃
一人未曾禪道佛法從誰而得生死苦海
何而超良可歎夫。
明昧無二是非一心不肖者背明以投暗逐是
非而轉流達道賢者了亦非暗遂不被其所
如星之月出則昏月固勝星日上則觀日之光
輝更勝星月雲屯則晦如是三光照世萬象中可
謂最明者也尚不能無相傾凌滅之障人欲免賢不
是非毀譽之譏豈可得乎惟太虛空三者明虛空
未嘗明三者暗虛空未嘗何以故體非群相而不
拒彼諸相發揮識此則是非不能動其心毀譽莫能
移其志何明昧之有耶。
世間欲做好人不須許多奇特只是一味依老
負實足矣凡所依人老誠行事負實學解
不博言行粗淺歲月深久其好人之名不待求而自
播矣設友不法輩行非理之事縱能多聞強記
語花詞賣淨嘴於人前欲求好字猶如火尋
終身難得也有能言兼至聲實並真底則當今
之古聖又不止好字中列
參究一門乃是吾人了生脫死轉凡成聖最要緊
一件本分大事且如來為發上乘心者說為發最上
乘心者說兄弟們有具最上乘根器底向父母未生
前早巳會得此事世尊猶在下風若具上乘根器
一言之下瞥地無疑不妨與佛把臂並行其或根
器稍中底一聞此事疑信兼懷此雖去佛不遠終恐
難見矣若是根器下劣底縱多聞而亦不信名之為
捨父逃走向外乞丐枉受貧窮之流逐日家偷工
夫向星火螢光下竊看些今人語錄強記些古德機
緣廣學些口頭三昧做成個拴驢椿風擺樣子
以為見人招牌纔入叢林不辨高下就去說道
種種多事猒氣人聲可惡嗟乎是輩真法門
難除之巨病誠波旬眷屬再來也。
從上佛祖千言萬語總是一語一語中盡含一切
一切究竟將來無非為一大事因緣故經云唯
一事實餘二則非真兄弟們果能於日用中時時
刻刻將此一大事因緣在目前如銀墻鐵壁蘊於
胸中似殺父冤仇裏飯裏至睡夢裏也放他不
過於法上觀察法上不著如鏡照像來無所
無蹤虛受照應唯此能照能用不粘不染底一
仇恨未了待時節而巳時一至徹底冰消
可與道相應工夫果實到此始信自心是佛心外無
一切語言從我流出我亦本空不住空相任運
騰縱無礙可謂大解脫場無事道人也其或未能
一任熟翻三藏博究五宗咬文嚼字相離言總不
出流識分別作解依他名為喫剩飯漢不知餿酸
向人前弄嘴
若論做工夫中底無他第一最初入門寧可不遇
不可遇錯人寧可不用不可用錯心若遇人
受彼非法古謂雜毒入心不可救果遇作家宗師
胸中餘蘊盡向他傾心吐出隨彼洗滌陳習所授
一法受於胸中如丁入木縱使千斤萬力也拔不出
立志一定又要辦一個上好常遠心盡其形壽
切做去一年不悟看一年十年不悟十年何怕百
若不只如是看看來看去如生冤家不見
身心世界十方虛空渾是一個死冤家看克塞
諸佛鼻孔克塞祖師咽喉塞人天眼目任他諸佛
出氣不得任他祖師開口不得他人天覷著不得
工夫到此一半得力切忌不可停參不可認悟更要
就此提起精采從新做起向他開口不得處參向他
出氣不得處究向他覷著不得處看一看看到心思
不能智照不及即此死冤家亦無地安頓遇時
遇節輕觸一下豁然迭落始見自心乾乾淨淨本有
風光洞發明則一生參學事畢乃可號令人天
佛祖可不最初一念有終始也。
真實為生死底人不必苦苦蠹魚鑽故紙縱鑽
出頭秪益生死無生了不相涉何故由汝無始
迷失本心認生滅為不生滅積習濃厚逐念流轉
及至於今未曾停息如今欲將無始生滅和盤拓轉
歸不生滅又去向紙上多尋方便增生滅耳故圓
云末眾生希望成道不務修行惟益多聞增長
我見不若固守一法最為高上念一菩薩名或專
一如來號或參一話頭持一經咒一發此心萬夫
難拔不管有利益無利益靈驗靈驗出得
生死不得生死捨著十年二十年至於一生不想
做人於深草衣木食樹立岩棲只管磨煉去磨
情塵消落一念純真時始知出生死法不在
上紙上說底是出生死底路非是無生死雖一念
未忘不妨於日用中更加精力單看這一念子從
起是誰念看來去心光洞圓此一念當下冰消
瓦解影跡無存方為盡斷生死成無上道卻來回觀
無生法猶如夢事但有言說都無實義。
禪之一字孰不欲聞聞通身潰爛若有一些好肉
即是禪之不到處近觀諸方禪和子毒氣深入底如
春雨皮膚脫落底似冬雷大都是帶病傳方以症救
症斯不惟不瘥本病更增他疾耳。
學者尋師訪友先具擇法正得不被人所惑然
親師則師無不求友則友無不賢苟未具此目雖
有志氣超古人智愚不分邪正不辨但以求法心勝
錯亂聞名未免被聲流轉古謂打頭不遇作家
到老還成骨董
心老宿行年六旬自唪藥師經延壽索予開示
書此示之壽命生於夙世道德辦於一生道德如水
壽命似漚光光非離月而生漚非水外而有漚之
起滅延促停水不二光之明昧圓缺雖殊月體
是一故知水月之本固同漚光之末自異耳人多棄
逐末起滅之漚光苟延歲月虛喪光陰無聞
於今後德非利於自他辜惜長庚於世無益何異
亡耶夫達本之士了漚光之不實壽命之非堅一
出頭來心無二事惟慮道之不成德之未辦工夫
倍於年溫寒不計時節一旦其所斬新做人
為此生之明鑒後世之良軌縱使夭亡於中何愧與
諸喫生受飯處養老堂逐境隨流輩誠日劫相倍
先聖壽命可夭道德不可今古有壽德兼隆
本末一致若非寶掌出世彌陀再來復何疑。
佛制佛子不得妄語有四其最大者未得謂得未證
謂證故犯者波羅夷罪雖佛再出世亦不能懺悔
古之尊宿室中不妄許可遵奉佛旨若此末法
輩去佛日遠心行違勿論有識無識皆承上遺風
善知識濫廁法庭匡徒領眾立序分往往向東
堂云西堂今日有幾人省發西堂東堂今日
幾人啟悟彼此誑說雖曰互相激勵其瞞人昧巳大
妄語難免惡聲遠播人皆猒聞非但不生信敬
返起謗法之罪孰之過歟鳴呼今之善為人師者深
可為誡能參學者防此一著
僧問清淨本云何忽生山河大地云山大地
云何忽生清淨本然僧無語良久重請開示云清
本然即汝心也山河大地亦汝心也皆非別物心
生則山河大地隨處建立心滅則十方世界當處
生滅如幻殞立如泡二俱虛妄了不可得這裏
見透要會前話也不難。
僧問古人即心即佛是否云是不是門外
這裏用不著僧云請示堂奧咳嗽一聲僧罔測
至夜請開示師云佛者覺也心即覺之體也若自覺
此心本來是佛名自利德復覺他心亦復如是名利
德併覺心眾生三無差別圓覺德圓即如
來分覺即菩薩不覺凡夫若能一念迴光返照
本心佛之一字猶成剩語自他乎。
對客夜話未到這裏雲翻水動巳到這裏風恬浪靜
擊碎淨缾空合空剔起眉毛鏡照鏡我以不言言
將無聽聽竟夜盤桓松韻不落人間情與夢。
*小佛事
傳心臨庄主秉炬昔年受用今日不同今日受用
昔年不同昔年受用通身泥水今日受用滿面風光
承當切忌承當備辦時且須備辦花朝二月
雨淋頭脫下簑衣自在雖然是忙裏偷閒要且
大成必有大壞山僧今日助汝光明雲居峰頭柴不
用買便燒。
內堂主秉炬拈火炬千峰一溪水聲說法
不在簸舌搖唇截流豈假揮戈舞刃元字腳不存
語言之有此是虔州末後消息雲居竿頭
上據款結案去也遂擲火炬云陽燄燒天影無空
火裏翻觔斗
為衍南大設奠拈香雙雙寒鴈同日南飛山高
海闊南北東西雲居雖與你同條生且不與你同條
死生倚天長劍逼人寒死也鴈過長空連影去是
相別多途猶記陳年面孔爐香清茗無道話之
夜月流星獨唱還鄉之曲。
紫竹林萬白大師封龕長水孤舟一月未曾
戶巳安排全身送放千峰頂不向平常地上恭惟
竹林堂上萬公大師生前末後所為因緣今向雲居
一毫端頭據款結案去也大眾看看隨聲掩龕云鐵
銀山蹤影木人夜聽石雞啼。
起龕把住千峰失色放行萬樹增光一念不生
前後斷木馬嘶風入火場咄一咄云起
秉炬趁早未即行只待雨淋首山幸人多大家齊
下手旋斫青柴帶葉柴燒得渾身都是口火風交吼
萬峰中一聲光空外走。
龍雲懷賢耆宿秉炬舉炬云此能成物亦能壞物
則地水火當處發生壞則生老病死隨處滅盡
若是腳下無絲頂𩕳具眼底總不向這裏棲泊且如
何是圓透一路攛炬云燎天熾燄休擬火撲地清香
莫認風。
*行腳垂示
途中風雨風飄雨灑道人行腳好生草鞋
獰似白額虎拄杖活如赤斑蛇踏遍山水穿徹煙霞
去來不借他人力覓心無處即為家。
聖水垂示雲居纔出不多遠心若干當下完惟剩
一身罣礙不安閒處也安閒入是三昧一任鬧市
展缽深山頭卓拄杖白雲裏吹鐵笛紅塵中遇
知音布袋灑灑落落呵呵不因今日事爭見昔
年心。
誕日垂示地一手忙腳亂天上天下惟吾
獨尊雪山六載冰消瓦解一切眾生具有如來
慧德有底道自語相違有底道理如是山僧
判斷俱未抓著世尊癢處何為當年一段風流意入
山雖有出山無。
留別垂示道人無住為住住為非住東拂于逮休
夏西瞿耶尼結冬南閻浮提垂手北鬱單越托缽
杖子豎窮橫遍總未動著一步臨濟師道一人
論劫在途中未離家舍有一人離家舍不在途中
那個堪受人天供養云行人飽坐人饑。
安城垂示月峰不肯卻來城市安身山僧
非是熱鬧十字街前覓個人既到寶坊爭肯空過
拄杖露頭露尾去也現前諸人切莫動著動著則
千斤萬兩直下要人擔荷大眾莫有承當底麼穿衣
喫飯人皆會那個男兒不丈夫
鳳潭垂示拄杖子在天非天在人非人混身三界
一事也無獨露百草隨宜說法若以色見瞎卻汝
眼若以聲聞聵卻汝耳苟能離聲離色不睹不聞內
守幽閒猶為法塵分別影事諸人有過不打
腳底看看
因齋垂示道人三界為居萬法為侶一任杖子
四大部洲𨁝跳上三十三天猶未是他鄉異域
常飯應念托來福田衣隨緣去處長安時時
脫何親疏榮辱之有雖然點石化為金玉教人
卻是非難
法雲誕日垂示山僧今歲滿五十判斷死生從此日
家故具盡屬人惟留拄杖是我底當風敵雨傲雪
凌霜隨分隨時自由自在雖然不得喚作拄杖子不
得不喚作拄杖喚作拄杖子則依他作解喚作
拄杖子則向外別求只饒會合將來一擊粉碎向淨
裸裸赤灑灑莫可把處見去猶是戰功未謝坐地
侯要與從上佛祖酬恩報德未有分在況未到恁麼
地動聲色換卻耳目者乎諸人還知落處麼擲拄
杖云即今休去便休去欲覓了時無了時。
居士設齋開示云開佛法人人本具開示
個個俱能教中謂是法平等無有高下雖則平等
本具叵奈日用而不知知而不信信而不行苟行而
無恒悠悠忽忽半明半暗裏𥳽弄精魂轉弄
遠弄到三十日來終無個落處前路忙忙莫知所往
嗟乎苦矣山僧離雲居以遊化為行直指為心既
寶坊不與說破臨濟師道赤肉團上有一
無位真人面門出入未證據者看看看之時要
光返看聞之時要迴光返聞若逐前塵所起知見
牯牛全身落草去也不見道若以色見我音聲
是人邪道不能如來居士肯向這裏見得
信得及行得去敢道男兒不丈夫妻子聚首祖師
西來喫飯穿衣時諸佛出現家門即是法門世法
佛法龐公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團圞頭共
無生話
龍雲中秋垂示風清秋月山中受用不盡人間
翫賞無窮行腳道人二俱不取不見道風來風
月頭來月打合頭來囫圇打總不與麼來乾淨
何為如此路逢劍客須呈劍不遇知音不與彈舉
馬祖百丈西堂南泉願同翫月次祖問正當恁
麼時如何堂云正好修行丈云正好供養泉乃拂袖
便行祖云經入藏禪歸海惟有普願獨超物外
馬祖父子恁麼說話大似振玉應金雖則殊玅
奇特未免光影湊泊山僧諸人頌出無端
月問如何馬氏門中好事供養修行拂袖去三千
里外淆訛
法雲制期垂示龐公十方聚會個個無為
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選佛場今巳開莫有心
及第底麼有則出來選佛去也如無且聽山僧隨方
安頓東來底向西坐西來底向東坐南來底向北坐
北來底向南坐四維上下來底團圞坐總不與麼來
中間諸人看看安也安得奇坐也坐得妙秖如
無為法作麼生過去不可現在不可得未
來心不可得咄若只恁麼道也是開眼做夢
除歲垂示一年捱搭到今日今日方知是盡頭盡頭
依舊無落處卻悔從前不即休若即休暑往寒來
造化古今名相豈能留。
歲旦垂示一年十二月月月初一今古未曾移聖
不相識若相識群陰㓟盡一陽生九九還歸八十
一。
*像贊
**思意
「旋乎其髮皺乎其眉手攀其膝膝拄其鬚敷草而坐逐日而思眾生本自無度佛法意欲何施誰知出世丈夫也來賣弄憨癡
**水月觀音
「摘空中花撈水底月徒益狂勞應無所得何如念彼觀音力甕裏斷乎不走鱉」
**處山大士
觀音大士聽我如今大地受苦罔竭刀兵疾疫饑荒屢歲纏綿絕叫苦聲震若雷汝耳為何不熱我今當面白過莫再這裏閒歇」
**魚籃觀音
腳踏荷葉手提竹籃似魚非魚若賣不賣頻將此事作繇頭逢人教出生死外」
**觀音大士
入流所所何物忘所入流流向何處根塵本自同源縛脫豈有兩路若悟識性虛妄[牛*里]奴也得成佛
「聞不是根聲不是塵非幻成幻法自心取自心識圓通背向頭頭物物全真
**海舟觀音
滔滔苦海孤舟放風波浪裏遊兩岸中間不住度驢度馬度人牛」
**布袋和尚
這個布袋到處相見不在山門裏便在佛殿外赤撩天嘻笑滿面當來補處大慈尊現住玅高兜率院」
**達磨大師
「者位祖師尊嚴可觀東土罕見其人想從西域過來
「這胡僧真膽大一渡江不怕上時容易下時難只至如成話杷」
「何水無魚何天無月直單傳弄巧成拙雖然主人若迷客得其便我不從伊學畫貓看你如何虎穴
**十六羅漢渡海
「這十六個人畫底甚有神身上五色腳底絕點塵乘獅坐象跨虎騎龍遊戲無邊大海不住不住不住中流安身萬級洪波一任一任西一任浮沉看這夥不顧性命狂漢大似天臺山裏五百數中躲根阿師
**長眉羅漢
「齒缺生風眉長礙眼裸腹袒胸開心見膽
**雪嶠大師
「這老漢捏怪賣風流機見初於徑山見你閉門不納後於匡廬再參轟雷掣電一條拄杖太無情逢人盡教性命斷三十年來結生冤殃及兒孫沒了筭沒了筭漢語胡言聞皆讚嘆
**中興雲居諸緣和尚
道行孤高因緣廣博從北而來隨方而托一入雲居全身放落轉寸土而為金化[牛*里]奴而成佛受苦受辛無言無說四十年來一向埋沒陳壇古廟冷香爐死之更死今發活春山是處杜鵑萬紫千紅如血潑」
**傘居和尚
賢首圓通不分皮骨狹路相逢以毒攻毒吾之性命喪師中師鼻孔落在我處將肯報肯以不酬不
「這阿師世所希少年窮快老莊癡人未到處汝能到汝所知底人莫知去寬從窄將高就低面面清風生杖錫團團月照鬚眉只因深中臺山顛倒從來無藥醫」
稽首我師傘居和尚心特慈悲性多倔強生怕風吹死喜水葬今由諸子不由師捧卻全身供養萬仞峰頭大堅一輪明月當空放」
**騎牛
老老大大古怪怪未還驢錢猶欠馬債白手頭牛騎看你好不好看
**自贊
「自幼單板到老倔強孤硬一生諸緣掃蕩眼空兮天下獨行膽大兮佛祖不讓要識這漢姓氏名字府任二哥雲居和尚
「偉乎其形異乎其像修乎其鬚寬乎其量坐兮如山行兮若象不振而威不攝而望三十年來單提向上只饒佛祖不容情逢人盡教性命喪」
關西沒頭腦畫出不恰好恰好也是虛空生花草」
七賢五老亙古亙今皎潔方融和尚本來面只可瞻仰春夏秋冬難以分辨青黃赤白
*歌
**雲居四季
「我愛春日居逍遙方寸之間無縛無脫無忙閒或坐或行或站祖道天朗耀風光心地花開若將知見安排依舊漆桶不快
「我愛夏日居山置身火裏栽蓮牛車出任人看觸著焦頭爛面千丈雲開天目十方月皎松關失腳蹋殺佛如來別是一番境界
「我愛秋日居山聖凡名相俱捐布袋收放碧雲巖萬象森羅影現道悟機先言外心空馬腹驢胎孤光爍爍古今閒觸著轟雷掣電
「我愛冬日居山是中罷忘參寒梅晚翠月堂目擊春魁獨占生死涅槃性淨菩提煩惱情乾饑來喫飯倦來眼所作從前皆辦」
**四景
「我愛山居春新條嫩葉差參千紅萬紫及時開僊鳥靈禽語怪明月遙呈清供香風謾把茶煎蒲團獨坐白雲巖果是為僧自在
「我愛山夏景翠苔岩洞幽哉清風面面送香一任開懷賞翫碧松花浪湧天空杲日光翻利名熱惱不相果是為僧暢快
「我愛山居秋景暘碧落瑤階灣環卍字欄杆去就石怪照案清池月朗遶籬紫菊花開出時閒耍入時看果是為僧散淡
「我愛山居冬景茆堂草榻玄梅花片片結成團懶起開門賞見林下清貧可貴世間榮辱俱捐巍巍默坐無煙果是為僧事辦」
**四威儀
「山中行水綠峰青如畫成我常拽杖碧溪邊閒看白雲似遠迎」
山中隨處雲深權當屋橫來豎去一個人徹頭徹尾蓋覆
山中坐本無眾生成佛赤條條的一閒身更從何處頭角
山中一張床上無兩日往月來晝夜鼻息如雷正睡著」
**十二時
夜半打坐工夫暫且兩腳長伸抱佛眠鼻息如雷穿被底枕邊事難盡舉睡醒方纔趺坐起佛夢法夢兩皆空面從來只如此」
雞鳴百鳥林中亂開口鳳凰山上解翻身那怕群毛膽似斗丈夫漢無別獨具一雙超方手蓋天蓋地遮欄豈肯隨人摸壁走」
平旦紅日熙熙到我門百年暗室一光寤寐方知無二人泯爾我滅疏親纖毫顧慮則非真一無生只這是佛法人情過隙塵」
日出家常茶飯無粗一飽高吟百慮忘那有閒心惹煩惱今朝事明難保何若從頭一齊雖然不是大修行亦可討些小便饒」
食時鹽醬何曾挂口去歲喫餐油炒菜至今想起舌生津自苦求人借錢終不濟家貧但願明年緣分粥飯禪和不離門」
禺中出家衲僧伶俐打頭截斷老婆從茲不惹波羅密張家三李家四一任說來不動氣非是生成心量寬學得自然師智
「日正午是誰錯打三更鼓只圖戲弄耍孩兒不顧老誠作主日可父月可母黑白誰能分清最先一著更難明鹽價從來無定估」
「時㫙未青天白日鬼魅十字街占卦靈說我今年多好睡義不通二會開口便把人得罪只因當面不容過後得人指背」
晡時目前物色自來和雲置得封口家常
日落明眼人前謾開口荒村破店水云野鬼閒神難措手衲衣何所到家自會知分剖趁起泥牛海底眠聲聲盡作獅子吼
黃昏燈盞油黑似漆雲開天上孤圓一線清光穿屋壁曲木床簑草老鼠做家唧唧一心只想死貓頭誰知省事多事
人定亥從朝至暮事巳辦今宵脫腳安眠早起頭再打筭過去未來現在誰續復誰斷百年三萬六千日返覆無非是這漢」
**插禾示眾
雲滿青山月滿歌聲浩浩插禾時即此薦莫狐疑雲農口裏浮詞泥水田中下手淺深冷煖自然知」
身心放下無多一莖拈起有來泥沒雨淋縱橫簑笠在春疇除卻種田博飯喫更無佛法可傳流」
佛祖傳來真切良疇一味靈苗努力辭勞一年一度甚難遭全身放在此田裏那怕泥深水面高」
雲居佛法諸方博飯耕田歲日長忘苦樂任閒忙水泥深處禪堂露地白牛生拽轉逼得犁頭放光
**入廛四儀
「我嘗城市經行隨時任運騰騰無論晴雨不拘風要動乘興便動畫閣雕樓物色花街柳巷歌聲見聞出入分明一點不落凡聖
「我嘗城市建立處處銀山鐵壁本無古往及今有甚安居解制大方家非彼此長安路絕蹤跡行腳寸
「我嘗城市打坐放下蒲團一箇脊梁起事無多聖解凡情盡破究竟空非有外歸源水無波一毛頭上立山有甚階級可墮」
「我嘗城市鼾眠兩丸晝夜循環紅輪瞬息上三竿尚未翻身轉面枕邊嘗作佛事夢中永絕攀緣任從車馬到來參也著別時相見
*偈
**贈蒲菴大師事親
「既巳辭親又事親是中端的元因兩條檐子一肩要作世間出世人
**送其天大師住壽昌
「破暑登舟為祖庭風帆未挂浪先生如龍拄杖入山震動乾坤大好聲」
**懷天童和尚
昔日曾參金粟寺入門水火不相投偶臨白棒撾毒鼓觸著生前徹底休」
「問處幽深荅處高棒頭有眼巳曾遭此心莫道無蹤直至如今未消
**參無念和尚
孤笻萬里南方只道參禪別有長黃檗峰頭逢念老頻將打罵商量
**參雪嶠大師
海上歸來徑山語風深處扣僧關相不許多話惟道參禪等閒
**付檀園林維那
江邊不駕打魚深入洪波下直鉤釣得一頭尾正聯芳千古風流
**贈洞山續公遍參
楖栗橫肩無住身萬峰直入欲誰親明知佛法無多
**贈惟六座主
面面墻面面門真人出入獨稱放光不離身宅迥脫三心六根
**送達禪師出山
「數載清涼道風孤高不被世牢籠如今拄杖出山莫落人家甕中
**付遺聞監寺
恩怨門深不易自從無始至今相逢狹處難迴避徹底掀翻沒一毫」
**示圓明侍者
禪人相伴我居山一日曾無半刻不是搬柴便運水更令托缽人間
**示一知客
本山果子茶果茶新可嘉托出滿盤隨客用清香切莫自先誇」
**示刻慕老宿
年老為僧事未遲朝聞此道夕無疑將身空門喫飯穿衣更是誰」
**示本悟禪
「佛在巳躬莫外求同道路渡同舟他山水雲兼月處處蹋穿始徹頭
**示憩巖密維那住山
一句投機百計休惟將此事遯林丘草衣木食深藏蓄水到渠成出頭
**示明宗禪人
「未久居山又出山草鞋踏破路頭寬既為出世奇男子豈把光陰等閒
**示見初發監收血書法華
「剌血書經事最真單提一念頓忘身法輪轉龜毛
**示定之禪人
工夫做到契緊處心起時當下完若作從前如是見得容易脫驢難」
**示不思禪人
禪人乍學做工夫且看趙州狗子無但有言傳非是一聲爆地自相如
**留別調元居士
浩浩乾坤遊戲場那分此界與他方和光混俗隨緣去焰熱水寒總不妨
**示休心靜主遍參
「道在家山外求全身放下便無憂若將玄玅心頭挂參到驢年未即休」
**示源侍者
分明此事莫多疑喚去呼來亦大奇不信但從日用迴頭轉腦是阿誰
**示可靜主
「毫釐錯念天涯辨的除非是作家莫道靈雲獨具春來誰不見桃花
**示懶緣靜主
飯來便喫茶來飲飽後經行倦打眠除此別無一件事寒溫幾度不知年」
**留別馬巷眾居士
「拈來大地禪堂坐臥經行抑揚識得目前無礙境何分東土西方
**示本禪人父母生前面目
父母未生誰是我巳生之後我為誰兩關透過如此高坐禪床祖師
**示雲上禪人
「乍得身心一念間更須努力莫停參若從此端然
**示守真禪士
學人參學虛勞壁立千峰眼高知識門庭火宅擬心湊泊被先燒」
**示無入燈公
參禪縱得入頭處更向孤峰徹底不具一番堅固荷擔此段應難
**示自立行者參學
記取當年下髮時病難以癡兒於今打發諸方去學得成人可知
**示葉居士祝髮
看破名高與利高千金難買剃頭刀若從刀下明斯旨無始輪迴一念消」
**示瑞卿居士
五老峰高遠望尊難將寄語寒溫自須親到一回後別有風光照面門」
**示澹然居士
澹然無事家常靜裏工夫莫暫忘若執清閒為所得百年光景一朝霜」
*行實
自紀
予籍陜西西安府涇陽縣任姓子生於明萬曆三十
公元762年
壬寅七月七日子時五歲世間善惡事每見
僕輩烹割避走見僧入門喜笑或與父語話
拱立聽不好共群童愛靜坐非母喚則不動一
日予兄特具雞黍強命予食不覺怦然有動力請母
止之由是隨母素食見母禮佛亦隨禮見母誦經或
跪於前或立於側母口授心經須臾成誦不忘年十
歲有姻家欲為謀婚定者父謝之日此兒當為佛家
弟子塵俗可羈人或徵其意父曰吾邑有寺曰赫
主事僧名海福持身頗嚴見人則笑人以笑和尚
稱之素與吾為齋會友年七旬餘染寒疾日往
訊福曰老僧不久離此居士可施我安身處否吾日
寒家山地頗多任師所擇即用供養福合掌謝布施
次夜吾內夢福入房忽醒以告吾驚異往視福己亡
既而吾內有身茹葷嘔吐發心長素觀音
大士像習金剛般若持誦無間吾時心占前夢知福
所為山地矣及娩得男族祖封君九旬餘至
吾家問兒生日時詳其語乃安福生二歲見僧
則笑三歲佛像合掌五歲兄與腥食則不懌今
十歲姑嫂姊妹之房輒未嘗過如成人儻此兒善
根夙植故當成就之恐墮世緣或有他患父往往
告人如此故予出家之志彌決也年十二父喪兄欲
為予議婚不許曰汝父存日作何言而汝欲違之
邪況我亦有捨子之念但未得好師耳自此兄弟
妹皆以僧相看特加待年十六辭母隨族叔謁五
臺母曰我聞臺山有萬尊肉身菩薩常住處汝去必
得好師勉之勉之贈飾金為供儀次晨拜行親族
男女兄弟姊妹無不悲淚惟母不欲以離別之色傷
宿志歡喜見送夏初到山見其林巒聳秀溪徑
幽邃舉足皆寺啟眼是僧問叔曰母謂此山是肉身
菩薩住處何者即是叔曰龍蛇混雜聖凡難辨又
曰我為出家當依何人叔曰隨子之緣經兩月五臺
高頂大名無不遍遊一日寶林隨喜主者
如故交款留連日入續燈堂見大材和尚禮拜
予亦隨拜師曰向夢老者童子披剃今其拜者
大似前夢所見叔告之情師即肯許以七月七日
齋集眾親為剃落沙彌戒法名如璽是為萬曆
四十五年丁巳歲也自是歲奉往還京師聽講
靡間年十九師壽九旬二一日示疾絕飲食三
日予跪請曰璽早年喪父辭母出家蒙師慈悲
度心地未明師若不起璽當作何事得不負為僧
之志師曰堅持淨戒為本聽學大乘經律開發慧性
若有向上根器當依善知識參禪須知老僧曾見
瑞峰來予曰沙彌十戒已蒙師教典雖未精通
略已講究但未知甚麼禪師瞪目一喝而逝椅坐
三日龕供七日顏貌如生封龕日有彩雲籠寺諸山
耆宿晝夜接踵半月茶毘日煙異香開壙造
塔禮謝諸山一載方訖年二十歸鄉母母有疾
日夜侍其左右母曰我持齋多載病在呼吸子既為
僧若能為下髮是為至孝予迺奉命啟佛為母剃
朗誦三皈十戒母聞而歡喜索鏡自照曰素猒女
身今現僧像我願足矣斂鏡端坐念佛而逝侍柩三
月日金剛般若安厝方畢是歲秋結友峨嵋
放光臺有活普賢直詣參見禮拜師曰普賢
予曰何得如是虛妄授記師曰老僧何敢輕汝是
次問曰何省予曰西師離鄉來此端為
何事予曰謁名山師曰山以何名予曰普賢道場
道場已入還見普賢予曰名不虛傳師曰你去
南方得禪予曰此間還有禪也無師震聲一喝
於是領略其旨密契先師一喝之意年二十一謁千
寶頂秋入楚之荊黃時陽水百姓避走者如
蟻聞鄖襄頗熟而反棹武當度歲年二十二仍
襄州黃檗無念和尚道風大振門庭峻異凡
見人來以打罵佛事徑往參見入門師喚廚司
有飯盛些來與這閒神野鬼喫了去予曰知和
尚有此扁額師曰油嘴花子執事快與我扠出去
予曰將頭不猛累及兵丁師拈拄杖便趁打予急走
拄杖請和尚自領去執事曰莫多嘴予曰早恁
麼道免勞和尚尊力挂搭三月一日辭行師曰再住
予曰來時遣即不去去時留即不住師拈拄杖
方丈予便戴笠而出秋到博山參見罷安單雜務
入禪結制開發生從何來死從何去話予曰
緣起不問未審是甚麼物恁麼來去師曰正好
疑著力參一未有入處每入室請益不契逼拶
病移單印定調養忽聞同寮僧讀楞嚴經云因緣
合虛有生因緣別離虛妄名滅殊不能生滅
去來如來常住妙明不動周圓妙真如性真
常中求於去來迷悟生死了無所得如藥病相投
輕快入室呈偈請益偈曰生從何來死從何去
但有言說都無義師未嘗無實義只汝不會
某甲從來虛語師曰未在由是疑情更發以至
竟夜不寐終朝無語雖同眾作如無一人相似
知者竊以古頭巾譏笑之予或聞亦不知也一日
隨眾出坡挑米因途中擔折如夢忽醒心洞徹
方丈請益師止靜簾外作禮而退年二十四春過
匡山一菴慧燈法幢尊宿金粟密雲
和尚一見便問臨濟師道一人論劫在途中未
離家舍有一人離家舍不在途中意旨如何師打曰
一棒齊打殺予曰此是殺人如何活人棒師又
打曰還知痛癢予曰殺活分明今且全提正令
當復何如師又打予曰元來金粟佛法無多般師
作麼生會予一喝便出秋過南海徑山復往
雲棲度歲次春天台國清寒山拾得遺跡復參
湛然和尚聽講數日凡浙地名山巨剎隱顯高賢
不遍參請益也年二十七復入徑山雪嶠大師
纔見便曰我這裏沒飯與你喫到常住予曰巳蒙
常住挂單茶飯俱足敬來求師太名筆云帶得紙
來麼予曰不中尊意師曰拿來看予展兩手師云
將就予便撫掌而出秋到陵冬講席春隨
喜諸大名剎遍訪京師年二十九謁九華江西
曹溪道經西昌子房曾公留掩關三載詳覽
年三十二受虔州公請講楞嚴於蓮社禪林
公元763年
講孝衡疏鈔明年赴前請重講經鈔又明年受蘇
公元796年
冠山請講孝衡彌陀等鈔年三十丙子春乃值
先老顓愚和尚螺川五雲首龍郭公眾信
迎師至蘇溪休夏於百書園時予主香象期敬詣
參見作禮如何是諸佛戒師曰公去問善知識
和尚何得過謙師曰病僧行腳日久予曰也要在
為此師笑曰公且坐喫遂將求戒顛末詳細
師師應諾五月二十五日沙彌六月初一日
比丘初六日菩薩三壇具足感慨希逢更
公元797年
益精嚴遂結茅孤峰之願丁丑師往匡廬埽憨
公元796年
大師入雲居予聞即詣親覲師時受給諫熊青
嶼公與味白師請興復雲居命予職監院事每見師
教人觀音大士即今甚麼處話一日解制大雪
連降師命眾作頌尤諄諭作復垂問勘之予頌曰
多言人怪寡言語默何嘗不是伊若觀音真住
梅花幾點洩天機云洩甚麼天機予曰瑞雪
年豐師曰再頌又曰識得這些便休歇甕裏斷乎
走鱉問今何處是觀音梨花偏打元宵節師云你喚
甚麼是甕裏鱉予一喝師曰此皆住山得的予曰
來不欠少師曰你真鬼怪予曰某甲和尚古佛
默然予纔出方丈師又呼入云觀音大士即今
甚麼予曰家家門前雪滿堆師曰雪消如何
水到渠成師曰不辜負你喫清粥淡菜予即掩耳
公元800年
而出時庚辰孟春望年三十九歲矣辛巳謝監
院事欲結靜廬於山之後屢懇師固不諾迺有南
公元803年
嶽之行欲畢結之願途中師復遣人趕回癸未秋
七月十一日榜示大眾第一座予入方丈堅辭
師曰此是閒執事八月初三日出山邵陽初十
日合大眾請理常住事辭之十八日護法熊季納
居士復入設齋同眾固請十月初七日師自吉安
遣人齎書至山命眾奉予代理院事堅辭不獲十五
結制復請落堂有法語臘月八日秉命傳戒有榜
式并具別錄阻兵不達返棹金陵
予走金陵迎師還山而師建紫竹林乙酉再迎
公元805年
又以林事未訖期以明丙戌因諸山多事予未遂
前約迺招法璽大師齎書往迎師已登舟疾諸弟
子強歸林五月六日趺坐而逝二十九日訃到
雲居予即買舟往迎師龕歸塔而林中留供養
久之天界先老和尚處分以明為歸龕之定
期予於時負病還山蒙熊氏一門暨合邑紳居士
諸山耆宿公請予繼雲居虛席再三不已仍以
公元807年
代理就事俟師龕歸塔然後赴諸公丁亥躬往
迎龕值師初忌眾請天界和尚上堂予問青青翠竹
盡是真如鬱鬱黃花無非佛性只如生花未發
真性何在師云當今突出手眼看取威音那畔
予曰當今眼即不問如何那畔機師良久云會
予曰深密幽玄蒙師直示向上一路千聖不傳意旨
如何師云這段風光天然自在予曰恁麼則彌輝普
耀去也師擊如意予便歸位一日碧峰寺師師
何處予曰林中來師曰林中事動止如何予曰
請問尚師提起放下一任繇你予曰也要和
尚證明師云杖人從來不輕許人予曰設許人時
何師良久默然予便禮拜師亦默然午後入室禮拜
師云作甚予曰歸林去師云適從那裏予曰
羅漢來師云羅漢都在麼予曰若不在將甚麼
尚師云杖人無面目你向何處著眼予曰見親
切師云如何是你親切處予便禮拜而出林中事畢
過天辭謝師云向日彌普底今朝試道看予曰
這裏面辭去師云水遠山切須仔細予曰自有
拄杖通霄徹淵便出師送偈扇如意等具力勉受之
冬初雲居時山田遭蝗所須百不給拮据逾年
巳丑仲冬廿一日之吉窣堵甫成院舍香燈略具所
不能莊嚴如意者以待將來同門諸兄緣力耳事
予告護法檀越在座諸師面請法大師繼主先
和尚之席法巳慨諾季冬廿四日予將常住冊籍
物付執事看管以俟奉法入院而予將退居塔院
香燈法迺約期匡山不時至而予延佇竟載坐
公元811年
夙願紆懷成病辛卯出山托缽行腳夏至
廬卜隱未就挂錫五乳諸子說戒時年滿五
公元1292年
十矣壬辰春本山耆宿見契始泊於五老峰瑞雲
崖狷穴同居野蔬度日而又有千尋之嶂結秀層雲
萬頃之湖俯瞰無際凡予二十年間積懷未遂者至
公元1351年
此而可以無憾矣予自辛卯雲居退隱匡廬
秋九易承先師浪老和尚屢書勉其應世皆以老病
不出山之願謝之巳亥五月朔二日師差風峻機持
書到山有衣偈源流囑予予即焚香啟讀竟對使舉
左右遯跡匡廬數載一切是非不管有口舌
撩天到此冰消瓦解即今三世佛衣歷代祖師
源流我本無心希求彼卻有意自至且道即是
即是乃擲書於案頭老賊分贓獲者殃及九月
七日見日公送訃音到山次日設位上供香云
璽於數年前跨木馬火宅眼冷心灰年後向孤
結茅屋大大歇巳謂此生事畢豈知禍身難掩
欲隱彌露往難逃欲避偏遭只得重抖精神復整
威儀一瓣香穿渠鼻孔說幾句話通渠耳竅雖然
賊過張弓要且箭中的呀將昔冤報昔冤以今屈
今屈莫道對頭不相十一月朔二日出山臘月
二日天界初八日龕上供告香云千里聞風
一月遙知此事巳安排全身坐在炭坑裏向外覓
公元1360年
求焉在哉庚子四月十三日送師龕入攝山建塔
十九日紫竹林侍御陳旻昭居士憲副劉純
居士暨合郡縉紳孝廉文學居士同諸山耆宿
方丈監院等請住天界九月十五日入院辛丑
結制皆有法語載錄普福道場晝夜時予
年滿六十矣是夜次因眾問予有生以來行實
忉怛至是侍僧次日請錄遂援筆紀其大略如此
三卷菩薩弟子劉興捐資敬刊
*和中峰禪師淨土
廬山瑞雲沙門大璽著
一乘願力娑婆忘失西方劫數今日迴心念佛去來由自不由他」
故鄉外路非賒纔想歸家便到家眼裏西方心內佛迴光返照本無遮」
「欲往西方念佛六時晝夜莫停聲情塵念到消忘處淨土何愁不得生
「國名極樂誰為主秪有彌陀一世垂手娑婆無量劫教人同入念佛門」
信行弘深往生西方三聖總持慈悲不捨哀攝授我命臨終共接迎」
「念句彌陀問是誰問來問去起深疑渠元就是唯心佛要與當人自證知」
彌陀釋氏胞胎土平分任取裁識得自心無不是此誰生去彼何來」
「此去西方多少迢迢十萬億途程耑持自性彌陀淨土惟心絕點塵」
「諸佛本無彼此眾生與佛自疏蓮花世界何多佛盡是娑婆過去人」
死死生生死死塵塵剎剎剎塵自從一念彌陀頓脫輪迴無始因」
「獃不獃兮癡不癡無心念佛嬰兒全身本是光明藏悟後還同未悟時」
淨土娑婆一家教人生去本無差若將彼此心求佛捨阿娘認著爺」
苦海無邊出離只須日夜阿彌一聲相應狂心便是舟登彼岸時」
即心是佛心念念到心空佛亦忘親證一回解道涅槃生死總無妨」
佛祖同宣淨與禪隨機方便人天箇中消息無分直指歸真達本淵」
佛說彌陀一卷經全彰依正數難明自須親睹慈尊面始信剎塵化城
淨土云何極樂無惡苦相侵珍衣寶隨心樓閣園林地布金」
樓閣層層寶所成門窗咸放大光明黃金座上彌陀佛說法時時度眾生
七重樹葉婆娑四道金欄網羅晝夜經行花滿香風微動彌陀
九品蓮花一池含輝發耀時時常為不退菩薩產育娑婆念佛兒」
珠網玲瓏寶樹微風吹動多音譬如天樂同時奏聞者皆生念佛心」
八德池九品花或開或合大如車青黃赤白光交燦底布金沙長佛芽」
「地布純金平似掌六時不斷雨天眾生清旦盛衣裓供養他方佛老爺」
鸚鵡頻伽遶樹林梵聲和雅悅人心休疑異類同居此盡是彌陀變化音」
彌陀一念一蓮華因徹珍池不差念到功成接引一聲彈指便歸家」
一心不亂是專持名號聲聲莫暫離打破疑團即是不須重覓古阿彌
萬德洪名無量十方普照貌堂堂自從無始至今劫數何如壽數長」
洪名一舉萬緣灰獨露娘生面本來非色非空非背向更從何處惹塵埃」
「欲尋捷徑歸家去惟有參禪念佛門除斯別求方便路更無超過此為尊」
參禪不外唯心念佛何殊直指禪禪淨同源入處異任伊先上那邊船」
彌陀即性性唯心生與無生絕點塵內不居不住露堂地一閒身」
成就黃金丈六圓光普照惟新人天聞見希慕同種當來出世因」
「六方諸佛讚西方彌覆三千舌廣長異口同宣唯極樂更無別處商量
遙憶西方西復西極西之處更難思將妄想心消滅即是歸家見佛時」
十六觀門廣大四十八願願洪深先發願生彼國守約尋門歸自心」
萬慮休坐草堂一心不亂想西方有時忽入那伽定親彌陀無量光」
「願見西方世尊時時送想日頭彌陀知我歸心切返放毫光灌頂門」
「不立一塵淨土還空萬象彌陀纖毫著意尚非是何況心中妄想多」
一盞清燈一炷煙光明常照於龕前殷勤念禮彌陀徹骨冰寒尚未眠」
自性彌陀外尋外尋空費草鞋迴光返照能尋底不出當人一點心」
腳踏今世門頭地頂放威音那畔究竟此心元洞徹七通八達有何妨」
「事窮理獨惟妄想浮塵不敢識得此心無寸土拈來瓦礫黃金
眉毛起眼橫睜念一聲兮問一千聖至斯無覓處箇中誰敢強安名」
威音那畔消息今世門中覓亦無妙有真空湛寂彌陀即是毘盧
六根六識六塵內外中分界處生無位真人不住頭頭法法放光明」
「視也無形有聲有無呼視甚分明及乎尋箇分明旨卻被空花眼睛
案頭常𤊔般若炬爐內頻燃解脫一句了然百億寂光三昧十方
往生捷徑人心切莫徒勞向外尋辦自肯心念自佛本無差別路頭侵」
萬象之中獨露身遠無疏闊無親現今要知端的但向塵中作主人」
六根攝念彌陀淨土唯嫌揀擇深入一門一切入百千方便包羅
六根恰似劫財賊六識猶如引盜郎縱有心王無用彌陀一舉投降
「我與彌陀有緣彌陀為我用心嬰兒憶母情親切母念嬰兒可憐
念佛念到親切寒暑飢虛總不知只待因緣時節彌陀一見更無疑」
佛法本無權與眾生根器有聰愚彌陀化主心平等同西方一路途」
彌陀為甚雙眉堪嘆人生大似面赤髮烏不念佛齒黃頭白悔應遲」
萬行莊嚴淨土圓滿福慧紫金眾生非是全無分只要居塵不染塵
三界安如火宅四生輪轉認為彌陀苦口與人說勸往西方九品花」
信力堅強行願往生因果虛陳若能念念心無退即是蓮花國裏人
無量劫來生死業彌陀一念蠲除命終還仗洪名上品蓮臺定可圖」
「八萬四千入道箇中近是何門十方三世佛同贊淨土彌陀第一尊」
「清旦鐘聲法喜時盈堂僧眾念阿彌缽盂應量一般飽但往西方有速遲」
年來想念佛心聖境時時目前昨夜繩床一夢全身猶在寶池蓮」
一心不亂那伽定名號專持般若禪寂圓融真淨十方世界亦如然」
晝夜彌陀十萬聲也無欠少也無零是中有箇難瞞底字句分明計得清」
彌陀佛是我親爺棄捨󵍌󵍍去路賒三十餘年空眷戀至今發念要歸家」
自家屋裏彌陀佛日何嘗須臾離若去將心向外世人豈不愚癡
「喝棒如雷氣王問渠著甚急顛狂自心不把彌陀念只恐臨終手腳忙」
「佛是眾生慈父叮嚀苦勸早歸家莫教兩鬢霜雪擬欲還時路恐差」
「勸念彌陀不得閒將心日用攀緣滿堂金玉雖為貴難保人生百年
功名蓋世無多覷破猶同水上波話到無常嘆息何如趁早彌陀
人生富貴前因布施齋僧發意真若肯今生思念當來又是果中人
貧窮念佛正相跣足提巾上航若問歸帆何太急因無財寶挂心腸
「既作人大丈夫莫將財色把身誅阿彌陀佛隨心托質蓮胎應不無」
女流念佛繁難忙裏偷閒要數完若想臨終淨土莫愁家富與家寒
鉗鎚拈起響叮噹打鐵爐中選佛場久煉純鋼一片功成時至西方
鸚鵡舌巧被人籠念佛無心卻有功脫下皮毛淨土靈明托化花中
十善咸明感上天不持名號徒然縱能修到非非想難比西方下品蓮」
人人道念彌陀借問彌陀是甚麼眼似銅鈴心似漆口吧吧地只圖多」
娑婆五濁未能清耑念彌陀往生感應道交佛接引剎那間悉頓圓成
庶鳥珍禽念佛茅堂寶閣共為家若將清濁優劣平等中見自差」
「百千方便權說唯有念佛一事真但看古今賢與聖阿誰不把此門陳」
「因該果海膠中漆果徹因源錦上花流水光中知念佛夕陽影裏解歸家」
「廣陳依正從今備載修行後人舉約該餘成捷徑去繁崇簡歸真
「想相為塵垢是情出塵雖淨垢還生要將漆器掀翻底但念彌陀六字名」
「應無所住安心心若有生所住非降伏其心唯念佛西方淨土真歸
一身四大為墻五蘊三毒當作家圓洞六根戶牖心佛出入總無遮」
芭蕉好似世人心剝盡方知惜寸陰若肯從前思念佛且無霜雪把頭侵」
千林花鳥音和萬壑濤聲韻佳無限風光無限意念念法僧伽
「魔強法弱路千差一念無為似斬麻坐斷兩頭淨土念佛還仗佛冥加」
「自心有病自心醫病差醫忘心亦離若問此方真妙訣阿彌陀佛是吾師」
蓮池海會如來勢至觀音寶臺垂手娑婆接引眾生箇箇離塵埃」
想見西方九品至誠歸命禮金仙道交感應忘能所心地花開現佛前」
蜂房蟻穴光明藏柳巷花街功德法界等觀皆淨土原來無處不惟心」
說是非人不解玄談妙有誰知依稀彷彿難分辨一舉彌陀決疑
「既念彌陀往生疑心地理難明觀音勢至朋友佛道何愁不速成
萬樹風入溫寒消盡熱心花香水暖蓮臺淨直往西方面世尊」
夏日炎炎火流陽光燒白世人彌陀常住清涼國接引眾生向彼遊」
一念彌陀萬事長空雁過悲秋歸心恰似離弦箭端西峰看日頭」
冬至風寒雨雪飄零稚子欲誰依婆心切切倚門望臘盡年不見歸」
四時八節如旋萬死千生轉輪只有此心無動靜耑持名號惟新
西方風景清涼心地無塵熱惱忘諸上善同會經行坐臥安詳
即是即非還更遠離離相猶疑多方善誘都難信親見歸來得知
煙消五更初除想西方一事鐘鼓聲傳空劫一門深入法王都」
勿論冤兮勿論親逢人一味頻頻口空非是說空話勸念彌陀果是真」
自從親入遠公社善友難逢箇中不遇中峰淨土青山逾遠雲彌豊」
「最上參惟念佛祖師公案漫疑猜不須待悟拈花旨且仗彌陀歸去來
或曰西方或謂禪聖凡沙界總同圓舌頭非是觔骨遍覆三千出自然」
「詩成百八口親宣雖讚西方不礙識得自心無定法但隨機便利人天
菩薩弟子劉興捐資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