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住绍兴府云门显圣寺语录¶ (自动笺注)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二
法小師淨柱編
*住紹興府雲門顯聖寺語錄
公元1634年
崇禎七年甲戍臘月十二日入寺。
三門從門入者不是家珍為什麼倚肩踏躡大眾
道喚甚麼作門良久曰莫待當來彌勒
大殿洞山麻三觔名不須雲門乾屎橛不須
且隨我將錯就錯切忌如何是佛。
伽藍一寺權衡須要密不通風眾生保障
仗你略通一線
祖師放去西天為惜法堂深草拈來東土猶憐遍界
公元1635年
明年更有新條在腦亂春風卒未休。
方丈背先和尚像曰大眾祖父從來不出門為甚麼
公元1634年
向裏頭因惜隆冬春意漏洩寒梅香幾
枝。
疏山一向鼻孔撩天因到天華者個礙卻今
顯聖又被者個礙卻且道者個是甚麼試宣看維
宣疏竟師曰還有向上事也無良久曰且向下會
取遂陞座拈香祝聖竟師曰隨緣赴感靡不周何故
寂然不動而常處菩提卻又道感而遂通切忌
依稀相似誰敢彷彿不同不特儒扶釋教亦乃
釋合儒宗喜得山僧閒卻眾檀越又要向蜃樓上重
棟樑冰花刻畫青紅有時顯聖堂前屙屎
尿於淨白地上有時天華寺裏說妙談玄鬧市
場中更有閑工夫若耶溪汲水石傘峰若欲撐
天柱地須仗眾兄弟各顯神通有麼問答竟師曰如
問答當得神通妙用明日天晴主張
剃度上堂天華寺以九龍水沐浴巳竟顯聖堂將金
剛刀剃度為僧倘得不雪山六年苦行而睹星成
則不惟觀彼久遠猶若今日心佛眾生三無
別情無情一體大眾此個語話入門來阿
那不知且問既共一真何故一人食時令眾飽問
答俱不契師曰恁麼無量劫來頭髮把盡在山僧
掌握中遂下座。
法相寺上堂定光法相驀地相逢難度量短十
尺長一丈橫看成嶺側成峰幾希惱殺丹青無底
缽盂一個斷鼻草鞋一緉海角天涯一回兩耳
然在肩上錫杖卓開不是他忽作江湖大波浪誰能
知有莫能知重將舊案提唱作麼唱鴨吞螺螄
眼脹。
上堂舉拂曰未入雲門人人盡有者個及至到來
甚麼卻在山僧手中莫為兩眼所瞞麼且道者個
什麼無語師曰盡道冰霜苦誰知節後寒。
石浪首座法上天華寺華落也果熟也雲門寺
門開也未若開巳重重樓閣種種莊嚴更須知開巳
復閉的道理便見彌勒善財同在山僧鼻孔裏許
大安樂得大自在大受用得大解脫得大無礙
忽打噴涕曰正恁麼且道甚麼蹲踞山僧
初度陞座為浪首座向在天華會中識得曹家女
話便擬唱還鄉曲調入嶺受徒住寺因山書去
根未穩領眾來雲門且喜稍通浙語故在人天眾前
有個拂子與他只可趕蒼蠅若是傳法利生
聽取一偈展卷分明識得曹家女便把閩言通
浙語石傘峰高浪潑天誰信耶溪淨如洗一枝斷拂
風生謾道無頭亦無尾相續情知大難持書
他家大眾既是持書為甚麼莫到他家首座
出提坐具曰者一枝花誰人拈得起師曰諒闍黎
不得進曰暗去明來若何師曰昨日雷聲浩大
也是雨過雲門師曰雪雹分身作麼生(時雪大作)。
座以坐真搭肩上曰且喜今日唱個耍孩兒去也師
遂拈印打卷上曰耍孩兒且置還識得者個切忌
寶印當空重重縫開
司理元公黃居士上堂士禮拜曰請大師舉揚雲
未了公案師曰鳳尾迎客士曰今日親見
作家師曰作龍吟懶送人乃曰說法不待待人
乃可及至有人依舊無言說無言說佛殿山門
饒舌大眾今日元公居士特特入山山僧舉揚
未了公案祗如大慧禪師二僧入門一僧巳悟一
僧未悟不待開口便揀辦得出方可為人且問大
眾還辦得元公居士巳悟未悟的端的鐵山推倒
誰能信(此是居士省發因緣)深入雲門孰可憑士遂問還扶得
鐵山起麼師曰山門頭與居士道了也進曰明頭來
如何師曰耶溪不許扁舟宿進曰暗頭來時如何
師曰此去錢塘尚隔程進不明不暗來時如何
杭州公事時向居士道。
小參中丞盧航居士圓通禪師擁爐次士問
諸家因緣不勞拈出直截一句請師指示通厲聲指
看火士急撥衣忽大悟謝曰灼然佛法無多子
喝曰放下著士應諾諾師曰圓通只知自巳殺活
不顧他墮坑落塹山則不然待他道諸家因緣
不勞拈出直截一句請師指示向他道隨緣宿一宵
他若悟了道灼然佛法無多子向他道明朝相送一
*住杭州府寶壽光孝寺語錄
公元1636年
崇禎九年丙子春入寺。
唐祈遠孝廉上堂拈香曰此一瓣香頑鉏底下
起堯風蕩鈯斧頭邊披開舜日巍巍爇向爐中
祝延
聖壽萬安一瓣香荊棘所不能埋瓦礫所不能沒
用報唐將山宋石田禪師建立之德以及宰護之
誠此一瓣香既巳貴買江南終不賤賣江北
供養顯聖堂上傳洞上正宗三十二代散木大和
尚用酬法乳之恩上首白椎師舉拂子曰此是第二
義又舉曰此是第三義百義千義萬義咄有甚麼交
若是漢子拈起斧子從教斧子謳歌放下鉏頭
直得鉏頭作舞那管江南江北瓦礫荊棘如或未然
也要披苔剝蘚讀殘碑續斷碣免使碌磚瓦子七片
八片金剛努目羅漢攢眉僧問重揚古路拈提
今事門頭今事門頭置重揚古路一句請師指示
師曰鉏頭柄短斧頭長進曰今事門頭作麼生
曰栽完芋子又栽瓜進曰恁麼則曹源一滴浪滔天
沒卻三千及大千師曰開田去士問如何參禪
力處師曰拂子頭邊無限進曰如何參禪險難
處師曰溪山溪水留停進曰如何參禪受用
師曰明日瓶窯進曰逼塞虛空如何師曰香煙
堆裏看進曰學人正當進前無路退後無門時和
如何相救師舉拂子者個是甚麼士擬議師曰又
進前無路退後無門師舉龐居士石頭馬祖
緣乃曰諸方盡謂石頭得名馬祖得地石頭
得體馬祖得用若作如此批判入地獄如箭且問
不作如此批判作麼生會得不妨重顯寶壽家風
若不會則定打瓶窯徑山
甘露寺上堂蕭蕭一夜為人何太切其奈負心
杜鵑不歇春去春去明明大棒當頭楔髑
痛癢有誰知淋淋甘露啼成血忽然識得主人
石女揚歌不徹回顧大眾且道如何主人
有識得者不妨出來通個消息良久門前
古路一直長安
上樑小參拄杖大眾曰還見麼者個人人有分
為什麼卻在山僧手中不見千年田八百主又拈
且道者個什麼獨有青山不取古殿無香煙
壁多風雨諸天撒手跌腳羅漢自言自語
得主山神忍俊不禁撐的撐拄的拄盡謂革故鼎新
我道是將敗壞補敗壞而巳舉賢於長插標建剎
因緣師曰大眾者一標子上三世諸佛泥諸天木羅
漢向何處蹲踞無語師驀卓拄杖不信天開
道日都言平地樓臺
為嗣南容茶毘小參孤迥崚崚嶒嶒青松
翠竹為朋一生滴水滴凍今朝雨似盆傾大眾
龍門舊住容公本有家風也爭奈現前一切眷屬
拈提不出若拈提得出方見容公末後殷勤不惜
毛徹底為汝不然未作龍門客空教點額回卓拄杖
下座。
除夕小參八除二成一十九除一成一十除到今宵
無可除休從杓柄聽凶吉不見愚人除境不除心
什麼心智者除心不除境喚什麼作境不知心
境本如如戍犬黃昏野豬觸目明明無障明朝
更有新條在晦堂老人無大人相說心說境說智
愚說如如無礙寶壽今夜一一歸除祗解依時及
節敲破鑼打破若是本色山人畢竟了無刀斧
痕要識刀斧痕麼說佛說法是刀斧痕說心說性是
刀斧痕說迷說悟是刀斧痕說賢說愚是刀斧痕且
爆竹中一歲除如何珍重珍重
*住福州府西禪長慶寺語錄
公元1638年
崇禎十一年戊寅十一月二日入寺。
三門古人入門須辨主即今入門也還辨得主
良久只見潮生朝自暮誰知山色古猶今。
佛殿丹霞燒的雲門打的山僧即今禮的還有差別
無不是我來時候早只因庭外荔枝無。
伽藍邪可驅正可輔忽遇沒面目漢你又作麼生
大似當年付囑而今勞我更噓嗟
祖師祖禰不了殃及兒孫兒孫不了殃及祖禰且道
為甚如此不是不分先與後大都冤愛要分明
方丈坐斷十方山僧自肯密移一步分付諸人還會
麼補出蒲團秋月現列開五位照人難。
山門疏酬佛恩報佛怨世出世間在裏許維那
竟師曰是則是更有不落言詮坐致太平一句作麼
生會良久恁麼山僧拖累去也遂陞座拈香
聖竟乃曰雨浙僧八閩客為君一一皆狼籍會得
退席五千不會萬無一失不失閃電光中尋古
且道什麼長慶蒲團怡山發願懶菴
縫掖一隊老古個個鼻孔遼天今日總被山僧
拂子頭穿卻了也還有救得者麼無語師曰今日
光祿王京居士特地入山設供山僧陞座未免
便借教敷揚中道應以宰官得度者即現宰官
身而為說法說法且置宰官作麼生現顧左右
鄉風處處日月一般明。
上堂第一義無可無可說非第一義盡道狹路
個是法門兄弟今日居士皈依先師以來
閩中祖庭寥落特特入山山僧舉揚第一義
黃河水向源頭了也釋迦掩室於摩竭淨名
口於毘耶坑陷眾生個個不得轉身不得吐氣致使
達摩西來對武帝道廓然無聖大似披心挖膽轉
利害所以歷代祖師不得巳將第一義喚作
蒲團雲門胡餅今日突出洞山寶鏡無非要人
枯木上生些子花寒灰裏些子焰使汝一切動轉
施為陀陀活潑潑大地都做個大解脫場世出
世間永不被人瞞豈不快哉山僧每見人信不及
口業更向人道者第一義即是吾人的本元辰
喚作主人翁喚作生前面目亦名菩提亦名
涅槃亦名真如亦名佛性可謂盡情註破今日何須
重宣殊不知錢塘江解纜時為大眾道了策杖
霞嶺大眾道了也遊南浦綠波大眾了也
潭陽劍津大眾道了既而泊洪塘登岸
入山佛事乃至王光祿上堂總為大眾道了
何得今日更要在山僧口中取氣不知此事全靠
山僧不得各各自道取看首座石浪問曰既是沿
賣弄因甚麼弟全歸兄師曰人天首座也須珍重
進曰嚼盡楊枝誰人知味師曰問取堂中長老進曰
大眾難瞞師曰大眾甚麼處座曰一片青山無痕
不淨儒者持書呈曰弟子有幾則問頭請和尚批
判師立舉書曰大眾看看批判了也便下座。
玉尺居士上堂大眾曰還識玉尺居士不是
好心居士儒業潛修佛道入我雲門法眷今日
便將玉尺要量我斷拂子多少長短多少闊狹噫直
饒你豎量量得豎窮三際橫量量得橫亙十方也量
他不著殊不知者斷拂子向在雲門顯聖堂中因打
蠅子忽然斷卻至今不能相續有時在糞掃堆邊放
動地有時十字街頭帶水拖泥有時在高高山
有時深深海底且問你向何處尋覓他乃豎拂
子曰莫者便是若是天無二日不是則家無二
居士不如玉尺自量一量好若要自直須
未生更未生巳前下手得定定當當方方圓圓然
後向巳生後未來未來量定當巳自堪安邦
定國維持世難時斷拂子不妨出來與你同報國
恩同報佛兩個眉毛撕結玉尺與斷拂子作一
如何分別遂以手作鳩觜勢曰谷呱呱且道為甚
如此只因昨夜梅花放惹得行報曉
上堂天何言哉地何言哉人復何言哉所以古人
我語顯無語大眾識得無語的麼若識得便可
添壽於山納福於海增祿位於無極若是遊山須見
頂翫水要知源底便要問如何無語的卓拄杖
者是語如何無語的若道離此是即魔說若即
此是亦非聖解不即不離作麼生話會會得不妨
山頭白浪海底紅塵如或不會大家齊念薩婆訶。
從天寧過南禪寺上堂過去天寧寺不可得汝作麼
生觀未來西禪寺不可得汝作麼生現在南禪寺
不可得汝作麼生莫是象骨分枝致使威光赫奕
是則是奈被浪首座昔日一莖草插破面門
一切拖泥帶水及至雲門顯聖堂上和盤踢倒
直得海底翻身今日眾善信福有所歸住持者功有
所滿且道承誰恩力還知麼聽取半偈終日承渠力
相逢不是既是相逢為甚不是昨宵雨足
枯木生機
結制日宗曉張方伯保釐請上堂得一以清
霧起如何得一以寧崩巒偃岳時如何君王
得一天下虜寇縱橫如何莫是不曾得一
是得不行莫是行而不普麼莫是雲興霧起
不干天事莫是崩巒偃岳不干地事莫是虜寇
縱橫不干君王事麼不干且止且道者個一為甚與
難會還許會麼泥牛吼月去還不許會麼木馬嘶
風來若是座主家便以釋迦掩室於摩竭淨名杜口
毘耶極則事謂是不二門殊不知巳落二落三
了也所以曹洞宗有臣須輔君子順父順非
孝不奉非輔要汝諸人見於情於語言處絕滲絕
直須如擊石火閃電光還有向石火中垂手電
光影翻身者麼有則便好與他商量今日張方
設齋結制要祈陰翊王度大家須時時奉重念念
輸忠圖報酬有地還委悉雖然猶是因齋慶
畢竟如何結制一句拋出拄杖波濤靜處
蛟龍兵革銷時宇宙寧。
上堂昨日今日說明日聽時方解脫世人欲報
親恩自家恩愛何時昨夜觀音文殊普賢一隊
漢被老僧各與二十拄杖趁出山門且道何故只因
他自未度而度人為菩薩發心故果自未度而可度
人為大目犍連是神通第一的度母不得勞他世
尊教供養十方賢聖仗彼威神方可得度老僧與汝
去世權衡在手目連捨重從輕只知目連母生
殊不知眾聖賢著賊還知麼老僧西階上向東
階下若有個漢出來道老和尚袈裟著地也與我同
有分
誕日上堂未離兜率巳降王宮王宮後一場懡
㦬未出母胎度人巳畢出母後一場懡㦬致使
代釘椿搖櫓把纜放船個個盡道不動步周遍
十方不開口而言滿天蒼天蒼天總不如東村西
舍胡張三黑李四朝隨流水去踏白雲歸前日
個衡廷道人道此是大解脫場大無礙被山僧捏
鼻孔七日不得吐氣今日卻來為山慶壽壽則
汝慶秪如僧問趙州和尚年多少州云蘇州有汝
作麼生良久曰莫謂江南霜雪松枝不逐歲寒
凋。
上堂極苦無苦極樂無樂拄杖一條千巖萬壑只為
證龜成鱉勞動箍籬木杓昔日甘贄行者南泉
齋時黃檗首座行者請施財檗曰財法二施等無
差別者曰恁麼道爭消得某甲嚫便將出須臾
入曰請施財檗曰財法二施等無差別者乃行嚫且
差別甚麼處此是一段未了公案今日大眾
了去行者請施財拈來無不是檗曰財法二施等無
差別用去莫生疑者曰恁麼道爭消得某甲嚫但有
在上須臾復入請施財更無山與齊檗曰財法二
施等無差別遂行且道如何一片白雲
山內一片白雲青山青山內外白雲白雲飛去
青山師頌至此良久曰還有人續得後韻者麼僧曰
在師打三棒復問曰還有麼乃卓拄杖三世諸佛
只頌得到者裏歷代祖師只頌得到者裏山僧也只
得到者裏復卓拄杖者裏什麼於此會得
省力如或未然祗為農夫愛春從教鳩婦怨蒼
天。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二(終)
(嘉興府平湖縣
釋行旦施貲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