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处州连云古渊成禅师 (自动笺注)
五燈全書卷第七十一
京都聖感禪寺住持(臣)僧(超永)編輯
京都古華嚴寺住持(臣)僧(超揆)較閱進
臨濟宗
南嶽下三十五世隨錄
***處州連雲古淵禪師
福州長樂王氏子
兒時頭角
岐嶷
目光激射
父歿早孤。
強為納室
弗受。
二十有
二。
忽遘危疾初痊。
易服宵遯
辟支虗舟薙染
話頭
未有入處。
黃檗門庭孤峻
因往依焉。
奮力參。
晝夜精勤
二載
隨機勘驗
往來激揚
可觀
無何辭去
金粟容。
容試以黃龍三關
師應
答如流。
略無停滯
容巳心識
為當家種草。
先領維那
次晉西堂
授記莂。
出住永嘉法通廣福天目昭。
末應括蒼連雲上堂
西來祖意
迥約籌量
鳧頸自。
鶴頸自長。
呷酸是醋。
咬辣是
恁麼會得
好肉剜
瘡。
恁麼會。
太煞郎當
搏風金翅
挂角羚羊
更若
前尋氣息
知君空討一場上堂
問高高峰頂秀。
步步踏雲梯。
請師拈祖意
不負遠來機。
祖意不問
如何是賓中主
師曰。
踏脚跟。
如何是主中賓。
師曰
特地尋人
如何賓中賓。
師曰。
瞎却眼睛
如何是主
中主
師曰。
截斷舌頭
賓主蒙師指示
還有向
上事也無。
師曰。
高著眼看
乃曰。
摩竭正令
雪上加霜
少室機關
潑油救火
名著相。
孤負生平
煉行灰心
徒勞辛苦
爭似顯諸仁。
藏諸用。
和其光。
同其塵。
隨流
得妙
任運全真𤠔鹿作伴
泉石相親
知甚秦亡漢覇。
李敗張成
儂家渾然
不管和雲高臥山林
所以道。
養百千諸佛。
不如供養無心道人
如何無心
人。
夜來床薦煖。
一覺天明頭首執事
上堂
叢林意氣
須是鐵心烈漢
放開略通天。
胸次
無涯岸。
臨深履薄休辭。
虎穴魔宮勿憚。
法令必也遵
依。
主賓固宜互換
大家出手同鳴。
祖道特新顯煥
哉不易初心。
自然始終一貫誕日上堂
如來禪爛
似鐵。
祖師禪硬如綿。
不解涅槃縛。
不脫生死纏。
古錦
鋪花
徒勞腕力
因齋慶讚。
急箭撩天
張大口。
飽喫
高眠
曉得今朝是父母巳生。
日未生前
問著當胸
劈面拳。
任從和泥入草。
披毛戴角
算還飯錢
雖然
未透纖毫無礙處。
莫教孟浪學人上堂
心動
念。
即是生死妄根。
息慮忘緣。
又縛二乘覊鎖
設若
煉行
爭奈途路勤劬
就令一切時。
不起妄念
諸妄心。
亦不息滅
妄想境。
不加了知
無了知。
真實
猶墮尋常活計
直饒大圓覺。
為我伽藍
安居
平等性智
未稱本色衲僧
畢竟如何得相
應去。
拄杖曰。
七尺單前。
三條椽下
有眼如盲。
有口
如啞。
火焰翻身
鍼鋒走馬
頑鐵洪爐
精金
大冶
一槌兩當
吒吒沙沙
七縱八橫
瀟瀟灑灑
動著
便拳。
問著便打。
𡎺殺山前陳秀才
嚇倒東村阿姐
良久曰。
知音者寡上堂
達磨未來東土
如何
單傳直指
師曰。
砂裏無油。
即今覿面相呈。
臨濟宗
乘。
乞師指示
師打曰。
腦門迸裂
問法無生不問
獨行獨步如何
師曰。
頭上浩浩
十方一物
體絕行踪
師曰。
脚下漫漫
乃曰。
森羅萬象共談禪。
虗空為言
幾箇師僧皮有血。
火星爆斷兩眉尖。
是以
觀音門入者。
鐘鳴古殿。
鵲噪檐前
候蟲切切
野鳥啾啾
助汝發機
文殊門入者。
千波競涌。
萬派
爭朝。
墻壁瓦礫
放大光明
助汝發機
既皆發機
則一
切聲是佛聲。
一切色是佛色。
一物不為神通妙用
一竅不是向上全提
于此悟去。
巳被三大士將黑
豆換却眼睛
口唾唾破面門
更欲回頭轉腦。
遲遲
疑疑。
有甚共語處。
然則機未發時。
法住法位。
又作麼
生商量。
不得一聲親㘞地。
漫將鶴唳鶯啼上堂
佛歡喜日
空諸熱惱
自恣時。
放曠逍遙
閻浮提
說禪。
北鬱單越悟道
西瞿耶尼行脚。
東弗于逮罷參。
草木叢林
獅子吼
獼猴白牯
佩古菱花
白銀世界
色身
情與無情一真因執謗小參
昔日
武帝傅大士陞座講經
士揮尺一下。
意旨如何
曰。
下註脚。
誌公云。
大士講經竟。
作麼生
師曰。
臂膊不向外屈。
曰祇如今時義之流
還透得此關
棙也無。
師曰。
夢見在。
千峰勢到嶽邊止。
萬派
歸海上消。
師曰。
却被汝道著。
乃曰。
至理極圓。
執之
偏。
至道無方
局之有所。
正眼不明
握管以窺天。
太虗寥廓
正見不廣
如誇河而多水。
焉知向上
汪洋
鞫其指歸
病在熟處難忘
既然不離窠臼
迥出葢纏
若是據令而行。
黃面瞿曇無處插嘴
鑽頭知見網。
覊足于樁者。
彷彿庶幾哉。
所以道。
末法時世
眾生福薄難調治
聞說如來
頓教門。
恨不滅除瓦碎也。
寧不天下太平
家樂
業。
其或未然
山僧不避謗嫌。
直截單提。
普請諸人
平等無礙法界
拄杖指曰。
千峰勢到嶽邊止。
派聲歸海上消師最後所住連雲
勝甲山海居。
萬壑之間。
巳半為有力者折劵矣。
當道高師之名。
請師住持
即共圖興復
師辭之者再。
彼中之者
再。
撫然曰。
定數也。
遂諾之。
舉向之占籍民間
𨤲
而正之。
悉還常住
荒烟冷風
頹垣破壁
鬱成寶坊
食者恒數千指
揭竿之徒。
歘然四合
其中一二不逞
先有積憾于師者。
耽耽睨之。
或曰
𡨥且至。
盍去諸。
曰。
生死等也。
君死社稷
大夫封疆
士死餒。
衲僧
伽藍
庸可逃乎。
杜門以待。
侍者或行或止。
師悉聽焉。
一晚挺刃突入。
圍師數帀。
師笑曰。
吾竢汝久矣。
一任
公元1655年
將老僧頭去。
遇害
順治乙未十有二月十三
日也。
眾既散。
弟子全身
依法茶毗
靈骨
塔于東
甌之雲峰寺南(費隱容嗣)。
***杭州慧雲充盛禪師
閩之吳氏子。
遊庠
文譽
年二十八剃落
首謁金粟容。
禮拜次。
容問。
如何是汝
主人公
師豎拳。
容曰。
這箇作甚麼。
師曰。
和尚定當
看。
容與一棒。
一喝
容又棒。
擬議
連棒打出。
豁然上堂
僧出擬問。
師曰。
不動舌頭
道將一句
來。
僧喝。
師曰。
猶涉唇吻在。
僧曰。
第二惡水潑那。
師便喝。
乃曰。
佛道別無奇奧
只要見到行到。
見到
顯大機。
行到。
自能展大用
大機直捷
大用貴迅
發。
故于一毫端。
寶王剎。
微塵裏。
大法輪。
且道
因甚麼得到恁麼地。
見道
懸崖撒手
自肯承當
後再甦。
欺君不得
眾中莫有不受欺者麼
一僧喝。
曰。
舉頭天外看。
誰是我般人僧參。
師問。
那裏來。
衢州來。
師豎拳曰。
衢州還有這箇麼。
曰有。
師曰。
在甚
公元1671年
麼處。
禮拜
師曰。
失却了也康熙辛亥
示寂
道舊
告眾刻期
坐逝。
七年
門人奉龕。
建塔[病-丙+石]蟠
山。
龕忽自裂。
全身儼然
髮爪俱長。
眾請爪髮衣履
入塔。
全身本山
曹溪式。
師所著。
有古鑑錄。
林寶訓註
同語若干卷。
行世(費隱容嗣)。
***樗菴柴立禪師
金粟容。
容問。
路逢達道人。
不將
語默對。
甚麼對。
師豎起一指
容曰。
看破你了。
師一
喝。
容便打。
豁然領旨(費隱容嗣)。
***空巖坦禪師
水方氏子。
參福嚴容。
作麼生是破
砂盆。
容曰。
吞却乾坤
師即呈頌曰。
七突八穴陳年貨
日炙風吹直到今。
遭箇乞兒輕擲後。
賺人描寫亂紛
紛(費隱容嗣)。
***西徑山蒼霞禪師
除夜問福嚴容。
除夕作麼生
容便踢倒菓桌
方丈
隨後問。
和尚打破碗。
甚麼
人賠。
容便打。
師曰。
為甚麼打某甲
容曰。
豈不見道
賊者受罪
一喝便出(費隱容嗣)。
***靈峰斷眉敏禪師
參福嚴容。
容問。
如何大機
師豎
一拳
如何大用
師便喝。
向上還有事也無。
轉身曰。
拍拍是令。
容曰。
放汝三十棒。
一喝便出(費隱
容嗣)。
***常州澄江虗真禪師
郡之徐氏子。
年十七薙落。
具。
遍遊講肆
善性二宗
未幾棄去。
首參金粟乘。
父母生前話。
有省。
後因心經
至無智亦無得。
忽然觸發
有所疑滯
一時洞徹
上天童謁悟祖。
一見
便鼓掌三下。
不顧
師便喝。
悟曰。
三四喝後作麼生
轉身便出。
又呈頌。
悟接得便擲地
師拾起便出。
喚回覧畢。
問曰。
靈雲道。
自從一見桃花後
直至如今
更不疑。
不疑箇甚麼
師展兩手
悟曰。
只道得一半。
曰。
留那一半和尚道。
居數月。
復還金粟
適乘示寂
黃檗容繼席。
師入方丈禮拜
容問。
如何壁立萬仞
一手指天
一手指地。
容曰。
點即不到
轉身曰。
甲在這裏
容便打出一日師問。
垂鈎下釣事如何
容以拄杖作釣勢曰。
急著眼。
師曰。
驚羣須是英靈漢。
敵勝還他獅子兒。
容曰。
誰是其人。
師便喝。
容曰。
少賣
弄。
師又喝。
容便打。
自此始定師承
遂付衣拂退隱
澄江村落
日與居士黃介子論道
淡寂自甘
於順
公元1705年
乙酉秋
作辭世偈曰。
二十餘年不浪遊
今朝拄杖
風流
他人不許消息
贈與檀那話頭
一日
侍者曰。
我意不欲語。
汝等可退。
閉室臥三日
而逝。
人巨渤恒。
靈骨
塔于武康中峰(費隱容嗣)。
***松江龍華宗禪師
鹽官董氏子。
髫年茹素
佛。
屢請薙染
多難之。
年十五。
病幾移第
恍惚見菩
勝相
頓覺輕安
由是初心益熾
母知志不可易。
許之。
乍離枕席
即趨秦谿梵潮脫白焉。
一日發憤
見悟祖。
數遭痛棒。
茶盃失手
全身脫落
始實得地
再參金粟容。
遂為入室真子
付以衣拂。
是年即膺疁
羅漢
繼而雲間緇素
扳主滬上龍華古剎
未幾
蜂房大廈
鬱鬱金碧可觀
十餘年間。
雲歸水就。
象集
龍奔
可謂有功斯土。
徽聲亦大播矣上堂
八角
磨盤空裏走。
三脚驢子弄蹄行。
井底蝦蟇却月
空背上白毛生。
會得底。
如龍得水
似虎靠山
不會底。
口說如啞。
眼見如盲。
會與不會
不與麼時如何
拄杖曰。
一條楖栗硬似鐵。
吞却三千及大千
復舉
龐居士問馬大師曰。
不昧本來人。
請師高著眼。
馬大
直上覰。
士曰。
一種絃琴
惟師彈得妙
大師
下覰
士乃禮拜
大師便歸方丈
隨後曰。
適纔弄巧
成拙。
師曰。
一人撩天說價
一人就地還錢
惜乎。
千古
之下。
無人證明。
今日山僧要與他定當分明
拄杖
架肩曰。
黃金自有黃金價。
終不和砂賣與人上堂
風和浪暖泛扁舟
到處溪邊一鈎
可奈錦鱗渾不
餌。
釣絲空向逆波流。
拄杖作釣勢曰。
者裏還有鯨
鰲麼。
一僧坐具一拂
師曰。
垂竿江上獰龍
草裏
蝦蟇出頭
無語
師曰。
赤尾不知何處去。
一簑
雨又歸舟上堂
葉落樹梢露。
雲開天面青。
祖師
棙子。
歷歷分明
昨夜黃浦風浪大。
飄流一直到疁
城。
不知誰是知音者。
獨立溪頭努目瞋。
龍華要將一
條斷貫索
驀鼻穿來。
朝打三千。
暮打八百。
但恐盡法
無民。
復舉文殊大士
起佛見法見。
世尊威神攝向
鐵圍山間。
大地要覓一箇相救底也難得
日山
恁麼告報
亦當墮拔舌犁畊
眾中還有相救者麼
如無
只得自作自受去也。
拄杖下座小參
無影
樹頭
不萌枝上月。
指顧分明
頭頭漏洩
輕漏
洩。
鷓鴣啼處聲聲徹。
會得無非不二門
韶華滿眼
交涉
大眾
韶華滿眼不無
且道
衲僧分上
上鋪
一句
作麼生道。
子規啼出千山血。
四野春光爛熳
示眾
離心意識參。
絕聖凡路學。
有漏笊籬
無漏
木杓
極是現成
何須摸索
摸索
龜背上拔毛。
馬頭
上截角。
摸索
未免胡猜亂度。
且道
畢竟作麼生
久。
拄杖一下曰。
蒼天蒼天
秘魔空舞叉。
普化徒搖
一夜有僧。
黑暗中立
把住曰。
你在者裏
賊麼。
僧便喝。
師曰。
和賍捉敗
僧欲走。
師便與一掌
 師一夜同眾坐。
忽聞老鼠作聲
師曰。
毗盧出現也。
一僧震威一喝
師曰果然
無語
師曰。
元來承當
起問如何是超佛越祖句。
師曰。
雨落堦前濕。
曰恁
麼則隨他去也。
師曰果然為甚要死不肯死。
師展兩手曰。
關我甚麼事。
如何中得活。
師曰。
汝活來。
向汝道。
無語
師曰。
了也
一喝
師曰。
棺材裏瞠眼士問。
天上月圓
人間月半
和尚
風。
請師判斷
師曰。
山僧從來不曾眼花後遵容遺
命。
繼席福嚴。
三年無改。
以盡未了公案
足慰常寂
光。
預知報齡將盡。
旋返龍華辭眾。
趺坐而逝。
康熙
正月二十四日也。
世壽五十六。
僧臘四十一。
窆靈
骨于本寺之西北隅
太史史大成
撰塔誌銘(費隱容嗣)。
***旴江資聖天水廣禪師
金粟第一座。
一夕容對
眾曰。
頭稍硬。
各請歸堂去。
維那劒眉便打。
曰。
隨風逐浪
眉喝。
容曰。
早巳行也。
復曰。
若去則隨波
逐浪。
不去則立地死漢。
出眾曰。
惜取眉毛
容頷之
(費隱容嗣)。
***湖州資福靈機禪師
龍溪周氏子。
幼不茹葷
及丱。
偶觸無常境界
悲悵日增
發憤九雲慧曇芟
染。
曇見師志不羣
束裝偕師出嶺。
途次
染恙趨寂。
師𢪛淚津送
首參悟祖于天童
連遭痛棒。
參究益切。
次謁金粟容。
挂單禪堂
徹夜不眠。
恒立苦參
一夕
雨驟作。
電光閃爍
不覺話頭脫落
歡喜踴躍
歸堂便
臥。
時鄰單問。
兄徹耶。
放逸若此
師曰。
待我睡一睡
向汝道。
一眾驚悚
師乃趨入方丈
容徵詰無疑
又呈
百丈再參頌。
容閱畢復問。
頌也任汝頌。
且道
三日
意旨如何
師擬答。
被容振威一喝
師是白汗
流。
會得全機大用
問世拈花
師驀豎拳。
容曰。
喚作拳頭
作麼生
師便與一拳
容亦打曰。
且道
是賞是罰。
師曰。
賣弄
容頷之。
受記莂。
未幾
應湖
州楊墳資福之請。
初住。
闢草開荒
縛屋。
豺虎
鄰。
怡然處之。
師律身最嚴。
一果一菜
不私于眾。
學徒不辭勞苦
戮力經營
成大叢席。
單提向上
驗方來。
四方宿衲。
嚮風而至。
惟恐居後。
圍繞者嘗不
下萬餘指上堂
祖師西來
初無奇特
一念回機。
便
同本得。
只是不合神光斷了一臂
失却自家履一
隻。
一隻一隻
東土西天
無處可尋覓。
呵呵
若是明眼衲僧
終不受渠惑上堂
未過楊墳渡。
手便回。
決無今日事。
過來結住布袋口。
縱有韜略
無用處。
且如是今日事。
諸人還知麼。
若也知得。
畫地為牢
終非究竟
無繩自縛。
豈甘便休。
直須活潑
潑。
俊鶻沖霄
赤灑灑
似錦破浪
苟或未然
勸諸
人。
廉纖
安排不是佛。
扭揑亦非禪。
千杯不醉風流
子。
吸盡西江費錢退院上堂
驀豎拄杖曰。
盡大
地是先師面目
全憑者箇
流通剎塵
山僧
履。
了無住著可追攀
雖然
見山僧行履。
須識先師
面目
既識先師面目
且道
山僧行履
即今又在甚處。
多謝勸農橋上雨。
殷勤送我松關
拄杖便行
 早參
立雪齊腰
斷臂安心
猶是向外馳求
心與
安。
覓心不可得。
也只救得一半。
且道
一半又作麼
生。
不辭向汝說。
祇恐罵阿爺早參
父母生前
則舊公案
佛祖提挈
未曾決斷
資福老婆心
重新判。
作麼生判。
拄杖旋風打散康熙
復主福嚴三稔
示寂辛酉九月廿九日
世壽
六十有六。
僧臘四十有九。
遺命全身于本寺龍山
之陽。
語錄二卷
行世
***皋亭直指靈嶽禪師
金粟容。
充侍司。
一日
容驀
伸手問曰。
我手何似佛手
師曰。
賣弄
容又伸脚曰。
我脚何似驢脚
師曰。
轉見不堪
容曰。
人人有箇生緣
生緣甚麼處。
師曰。
覿面不識
容曰。
離了三關
作麼生
師便喝。
容曰。
好與三十棒。
師曰。
和尚不得
無過
容休去師一夕向容。
口占曰。
喫莖無根菜。
公元1741年
沒味禪。
日裏三餐飯。
夜間一覺眠。
容曰。
閻羅王
索飯錢。
作麼生
師曰。
不是拳頭
便是巴掌
容曰。
過在甚麼處。
師曰。
不合惱亂人家男女
容頷之(費隱容嗣)。
***琪園正法禪師
金粟西堂時。
因言出行好。
容曰。
古人道。
日日好日
汝又作麼生
師乃彈指
容曰。
恁麼解會
師曰。
和尚勞頓
容曰。
鼻孔大頭垂容一
日謂師曰。
當時祖道
欲要賭猜枚
大家隻手
道。
的是甚麼枚。
師驀豎一拳
容曰。
是不是
何不
問我。
師便問。
容亦豎起拳。
師曰。
却是却是
容曰。
妄安
註脚示寂後。
晦之宗白容。
梓其琪園隨錄。
行世
(費隱容嗣)。
***松江超果離言禪師
常熱龔氏子。
世居海濵
年十
五。
海潮飄沒
發心出家
參天童悟。
便問。
不是
幡動
如何心動
搖扇曰。
恁麼動。
師便禮拜
 師作務次。
悟拈石作擲勢。
劈胸作受勢。
微笑
去。
師因病作死工夫
封門打七。
至第五日
扣門
聲。
忽如黑夜日出
白晝一般
歡喜無量
說偈自肯曰。
久戰沙場不決功。
得定江東
始信佛祖不傳
妙。
伸手原在縮手中會示寂
金粟容。
容問。
濟道
誰知我正法眼藏
瞎驢滅却
還滅不滅。
曰。
請和尚道。
容曰滅滅。
師曰。
料掉沒交涉
容頷之
 上堂
南泉曰。
我十八上便解作活計
趙州曰。
我十
八上。
便解破家散宅。
師曰。
誇經賣紀。
則不無二尊宿
若要樹立吾宗
更須悟始得。
超果這裏
無家得破。
也無活計可作
日間麤蔬澹飯。
夜來曲肱高枕
只看
公元1740年
花開花落
那管歲去年遷。
且道
還有佛法道理也無。
公元1663年
豎拂子曰。
但得不亡羊
何須泣岐路康熙癸卯
月。
示疾
至二十四日
索筆書偈曰。
形名寄世不堅
剛。
住既如然去亦當。
地水火風變動
且便撒手
歸航
書封龕語。
舉火偈畢。
就枕而逝。
火浴
五色
祥光
頂骨齒牙不壞。
舍利燦爛如珠
緇素爭取供養
語錄三十卷
行世
建塔于郡之護生菴(費隱容嗣)。
***海寧覺王千峰禪師
金粟容。
居第二座。
垂問曰。
還有爐邊添炭者麼
出來相見
師問。
昔日
翁道。
大地分明一箇爐。
看來渾是火柴頭
老僧信手
輕挑撥。
便解翻身動地流。
動地流且置。
只如大地
箇爐。
和尚向甚處迴避
容曰。
闍黎性命不顧
師曰。
老漢話墮也。
容曰。
親言出親口
師便喝。
容休去
 容問。
廬陵作麼價。
意旨如何
師曰。
塞斷天下人咽
喉。
容曰。
為甚對我答話
師便喝。
容曰。
爭奈公案何。
曰。
話頭不識
容亦喝。
師曰。
遲了八刻(費隱容嗣)。
***育王太白禪師
上堂
一喝曰。
是法非思量分別
之所到。
進則撞頭搕額
此義非見聞覺知之所造。
退
則墮塹落阬。
進退但見尋常日用
自然虗曠
眾中
有藏日月胸中出來
這裏𨁝跳看。
如無
大家
收拾兩莖上堂
事有萬殊
滿座清風
無異說。
澄明野色
零零星星
斷斷續續
樹上黃驪啼。
得純清
絕點。
流注真常
理窮三際
積嶽堆山。
擬議
承當
無朕兆。
商量
鼎內波濤
空中霹靂
果是誰家烟火
茶飯
一喝曰。
情塵未脫。
有眼如盲上堂
大地
撮來。
米粒大。
因甚二時沿門。
拾他涕吐。
直饒
不見門外
要會德山臨濟二老
如雨點。
喝似
雷鳴
未有日于在上堂。
古人道。
宰官居士
入山
次。
說三四句淡話
以表外護。
方廣有三件事。
一者
元宵未盡。
擊鼓槌鑼。
火炮噴天。
觸起無耳大蟲
連聲
哮吼
山搖地振。
二者。
檀越倒騎驢馬
袖舞春風
雲霧
豁開。
露出乾坤
未形面目
三者。
方廣柴強米貴。
目視
霄漢
天台行棒。
觸著五臺
知恩報恩
山高嶮峻
進一
重又一重。
密周流轉
一回一回
昨夜梁橋
成龍去。
頭角威獰。
眼睛突出
鱗甲煥然
牙爪分明
道。
珠在甚麼處。
一朝雷電起。
看取行時上堂
三連
萬物得此長養
坤六斷。
日月賴此光生
且道
畫之先。
鼻孔眼睛
甚麼處。
西天梵語
東土唐言
 上堂
談妙談元。
水中捉月
行棒行喝。
用工夫
不消
彈指
樓閣門開。
不勞動步
百城俱到
奮迅臨時應用
馳驟不失其宜。
摑倒須彌
可知宇宙寬廣
踏飜大
海。
乃見滄溟淺深
百花叢裏
一片虗凝。
酒肆婬坊
咸歸實際
通身是眼。
覿面當機
殺活同行
如何湊泊
直得聲號萬籟
威振八方
將謂是恁麼人境界。
臥龍
起舞
丹鳳翱翔上堂
腐是豆做。
飯是米煑。
身上穿
衣方免寒。
中說食終不飽。
今古甞聞。
何故要他開
見膽
猶如掘地覓天。
青梅彈指
新月銀鈎(費隱
容嗣)。
***石角讓菴潛禪師
上堂
老來任運衰年
儘日憨憨
祇放眠。
却被無端相催促。
袈裟撩亂搭人前。
隨身
件閒家具
說甚君臣位正偏。
一字關頭輕拶破。
等閒
揑碎相中圓。
拄杖卓一卓曰。
誰家竈裏火無烟
 上堂
不挂上行衣。
便登獅子座
風雨連朝
人人
徹骨
縱然佛法
忍凍說不出。
諸人
各有一雙
睛。
律律者裏
東覰西覰作甚麼。
拄杖不時
上堂
十五以前重舉
十五以後謾摶量。
正當
十五月團圝。
拄杖挑來與眾看。
一道神光逼面
誰人頓覺腦門寒小參。
問話出來
僧出禮拜
驀頭一棒曰。
一釣便上。
僧擬開口
師直棒打出。
乃曰。
獅子之全威。
金鵬之巨翅。
奪肉于猛虎口中。
癢向毒蛇頭上
要津獨據。
截斷眾流
直饒千聖出頭
來。
也須倒退三千里。
其餘自是出頭不得
且道
他憑
甚麼道理
者般峻絕
者般奇特
委悉麼。
莫怪
從前意氣
他家謁聖明君頭首執事
上堂
三尺匣中俠客
七絃指下知音
知音遇則宮商
干宇宙。
三尺酬則利可斷乎黃金
然而佛法無多
子。
久長在得人(費隱容嗣)。
***清凉劒門禪師
上堂
性天皎潔月輪孤。
廓落乾坤
意自舒。
應用多方曾不昧。
臨機獨得了無拘。
福德種。
智慧株。
芳名高載翠微書。
更須悟取當風句。
火裏
蕖映碧虗
豎拂子曰。
見麼上堂
芻狗雲中吠。
秤錘
水上浮。
波斯古渡
失却夜明珠
得前王八伯。
奔南走北嗟吁
謾嗟吁。
趙州東壁角。
仍自挂葫蘆
擬心湊泊
特地乖疎
雪消孤嶂迥。
風生萬木呼。
好丈
夫會也無。
時節因緣佛性義。
大都須是識情枯。
卓拄
臘八上堂
六年凍餓
瘦骨稜嶒
午夜星燦。
剌破
眼睛
猶自不知醜奇哉滿口稱。
引他無限男女
逐惡可憐生
只今還有為釋迦老子作主者麼
來與清涼拄杖相見
如無
清涼拄杖
釋迦老子
雪屈去也。
西堂纔出。
師便打上堂
只者是埋沒
靈。
只者不是孤負先聖
透脫兩關
別資一路
未喫
清凉拄杖
所以千說萬說。
不如一見
苟若親見。
則當
坐斷
千眼頓開
自然拳踢相副
箭鋒相拄。
佛祖
大機
人天正眼
青州布衫七斤
古今獨邁打麵。
還他州土
義出豐年
便恁麼去。
達磨一宗
掃土
盡。
只如把斷要津一句
作麼生道。
桑樹上著箭。
柳樹
上出小參
祖心印。
衲僧巴鼻
風吹裂。
寒雨
灑濕。
欲得完全
應須護惜
且如護惜
一字公門
公元1667年
九牛拽不出立春上堂
春機忽爾何處
社舞村
滿大千。
吉祥中勝義諦
鉢盂依舊朝天
雖然
山僧也是熟處難忘(費隱容嗣)。
***武林東古風禪師
嘉興石塘許氏子。
十八歲剃
度。
金粟依容。
執役碓寮。
力參本來面目話。
一日
拂子曰。
向者道道看。
無語
請益此話。
容搊
搖拽曰。
見麼。
擬議
容曰。
更要第二念那。
師于言
下有省。
日進方丈
容問。
如何是你本分事。
頓足
一下
容曰。
脚跟點地在。
師便喝。
容便打。
師又喝。
直打出後參天童悟祖。
悟問。
那裏來。
師曰杭州
曰。
將得杭州人事來麼
近前禮拜曰。
只者是。
悟曰。
是甚麼。
師曰。
不妨疑著。
悟便打。
師便喝。
悟直打出
 復回金粟
容曰。
後生家
東奔西走作麼
師曰。
干木
隨身
逢場作戲
容曰。
天童此間相去多少
師曰不
別。
容曰。
既是不別。
作甚麼。
師曰。
不去怎知不別。
休去(費隱容嗣)。
***崑山選佛若翁臻禪師
上堂
山翁和尚
一日牽驢
堂一帀。
眾下語。
不契。
自作驢鳴而出。
師曰。
大小
山翁
善向異類中行
要且大人之相。
惜乎那一堂
驢漢。
但念水草無所知。
當時山僧若在。
見他如此
做次。
便將把鮮草。
塞向驢口。
以手向驢背上。
兩拍
曰。
畜生
恁麼不知著處。
他若更作驢鳴
但連打
楗板三下。
引繩出堂。
呵呵大笑
教他潑天伎倆
也無
容身之處。
敢問諸人
山僧如此批判
還有人為伊不
者麼
設有。
也是驢前馬後漢。
頌曰。
千年古木久成
精。
特地相將異類行。
信步踏歌弄巧
無人自和作
驢鳴(費隱容嗣)。
***松江栴檀鐵舟濟禪師
福嚴容問。
昨日無語
而今
如何下得一轉語
使圓前話。
師曰。
再犯不容
拂袖便
出。
容印以偈曰。
大似走盤珠。
閃爍中眼目殊。
機用不停明殺活
臨崖返擲是獅兒(費隱容嗣)。
***徑山公衡禪師
金粟容。
八角磨盤空裏走。
如何
師曰。
無毛鷂子潑天飛。
容曰。
那箇證明。
師曰。
不妨和尚同出入。
容曰。
老僧不知是甚意思
曰。
老老大大
是甚心行
容乃呵呵休去(費隱容嗣)。
***漢陽棲賢獨冠禪師
雲夢楊氏子。
年十三。
從本邑
空如鬀落
偶閱天奇語錄
警歎。
荷笠南遊
首謁天童
悟。
問不著佛求。
不著法求。
不著僧求。
大事不明
當何
所求。
劈頭棒曰。
不著佛求。
不著法求。
不著僧求。
曰。
學人這裏
因甚不會
悟曰。
不會正是好消息
有省。
再參金粟容。
問遠趨函丈
乞師指示
容以手指
曰。
指示你。
當下豁然曰。
如此則恩大難酬。
容劈
頭棒曰。
龍生鳳子
翀破碧瑠璃
如何
師作舞而
出。
容頷之。
記莂後。
出住吳興靈山
漢陽棲賢上堂
法身無相
春色滿園不住
般若無知
一枝紅杏
牆來。
善財童子
參見五十三員善知識
末後樓閣
門前叉手
富嫌千口少。
南嶽思和尚。
一口吞盡三世
諸佛。
何處更有眾生可度。
貧恨一身多。
且道
棲賢
飯僧
是有所謂也。
無所謂也。
有所求也。
無所求也。
擊拂子曰。
落梅石僧問。
楚江河路既通。
因甚斷
船子不到
師曰。
無你棲泊處問人人眉毛眼上
公元1672年
橫。
因甚自己不見
師曰。
只因太近康熙壬子
師于
棲賢微疾
謂侍僧曰。
我欲歸興陽。
眾皆不察師意。
一日問侍僧曰。
今何時。
酉時
師曰。
我生于酉。
于酉矣。
索筆書偈曰。
釣竿砍盡重栽竹
夙世業緣
巳足。
不脫荷衣歸去來
六六依然三十六。
泊然而逝。
時八月三十日也。
門人全身歸興陽。
塔于寺之東
麓(費隱容嗣)。
***武林西湖留錫虗舟禪師
慈谿姚氏子。
通儒業。
文譽日隆
年十八。
以疾悔入世緣。
乃遍參語雙桂
先輩
鼎遷
乃上雪竇薙染
依福嚴。
久而有省。
記莂示眾
洞山覩影頌曰。
三春好景耐心看。
不止無人幽谷
一把柳枝不得
和烟搭在玉闌
示眾
馬祖日面月面佛頌曰。
君向瀟湘
向秦。
從來化外為賓
銅頭鐵額分明在。
却隔千山
未易開法吼山
門人于杭之西湖
創留錫奉老。
公元1668年
康熙戊申五月六日
書偈而寂(費隱容嗣)。
***松江長明古碧湛禪師
久依福嚴容。
維那
一晚容
問。
汝從那裏來。
師曰。
不從外來
容曰。
將謂汝是門外
師曰。
和尚話頭不識
容曰。
看破了也
師曰。
某甲看破和尚
容曰。
老僧招得(費隱容嗣)。
***杭州龍池紫巖禪師
江寧人
金粟
值容上堂
出便喝。
容曰。
亂統底那裏來。
師曰。
蒼天蒼天
容曰。
冤苦在。
師拂具歸眾。
容頷之(費隱容嗣)。
***福州金雞正聞乾禪師
上堂
劒號巨闕
珠稱夜光
粉碎
誰解承當
隋氏當時秘惜
下和刖足費商
量。
如今信手拈來看。
不值分文價怎償上堂
長夏
深山風日晴。
衝簾乳燕紛紛
閒來瞌睡思筭
濃茶快人
不作佛法會。
亦非世諦評。
趙州呼喚
未曾惺。
無事石床下坐
數聲漁笛沙汀上堂
有問有答。
總落程途
無問無答。
那怕爛却。
古人齩定
牙關
只到者裏
大盡三十日
小盡二十九。
蒼鷹
潑天飛。
兔兒只在邊守上堂
千說萬說。
不如
一見
千參萬參。
不如一悟
桃花而悟是虗傳
枕子
墮地妄語
太平時節沒遮攔
憑人歌笑人舞
錯怪李將軍
不易藍田石虎(費隱容嗣)。
***高郵乾明巢菴定禪師
興化陳氏子。
出關陞座
欲識
佛性義。
觀時因緣
時節若至。
其理自彰。
敢問
人。
即今是甚時節
莫是昔日掩關
今日開關
的時
節麼。
須知昔日掩。
普天帀地一時掩。
今日開。
普天
地一時開。
掩時初不相著。
開時亦不相離
今昔無異
前後一致
不妨促百千萬億劫一刻
不減一毫
一刻作百千萬億劫
不增一毫
只這不減不增。
如天
普葢。
如地普擎。
如日普照
如風普涼。
無理不週
無事
不備
無法不圓
無機不到
出入自由
收放自在
此猶
是建化門頭施設
未曾動著向上一路
所以道。
向上
一路
千聖不傳
學者勞形
如猿捉影
直饒三世諸佛。
齊立下風
歷代祖師
退身有分
天下和尚
提掇
起。
山僧今日不惜眉毛八字打開
露箇消息去也。
委悉麼。
遂拈拄杖
卓一卓曰。
耀古騰今活潑潑
大千
沙界全身(費隱容嗣)。
***福嚴石菴禪師
崑山楊氏子。
早歲
禮奈奈沛出家
志慕禪宗
徑山容。
本來面目話。
一夜開靜。
忽聞
鐘磬相接
豁然打失話頭
呈偈曰。
鐘磬聲交徹九
垓。
銀山鐵壁一時開。
從今更不逢人覓。
自有佳音
耳來。
容曰。
鐘磬未鳴時如何
師曰。
大地消息
容曰。
鳴後如何
師曰。
迴避無門
容曰。
即今作麼生
師一
喝便出。
容頷之。
繼席福嚴上堂
淨白地上安眠底。
劒戟林中。
插脚不入。
劒戟林中坐臥的。
淨白地上
不住
福嚴今日若見此二種人來。
盡與伊就下平
高。
裁長補短
令一箇箇
教伊平出平入
絕彼絕此。
灑灑衲僧
且道
二途不涉的到來
作麼生
正好
朝打三千。
暮打八百。
何故
要見福嚴門下賞罰分明
(費隱容嗣)。
***平湖法觀會禪師
金粟容。
鼻孔大頭垂。
意旨
何。
師曰。
舌頭口裏
容曰。
向上還有事也無。
師便出
 一日容指冬瓜
問師曰。
冬瓜儱侗
瓠子灣灣
當人分上
作麼生
師曰。
眉毛八字橫。
容曰。
不妨
著。
珍重歸位。
容頷之(費隱容嗣)。
***福州雪峰白嵩俊禪師
春日上堂
師以手作拍板
曰。
晏遇春陰
布穀催耕屋角鳴。
白牛行步無踪
跡。
三界橫身地行
地行
要收全在鼻頭繩。
風前
任運隨緣放。
騰踏毗盧海嶽驚。
海嶽驚要惺惺
識得
東風面孔
千紅萬紫盡皆
作麼生是無面孔
東風
一喝上堂
拄杖橫按曰。
一句子。
大天下莫能載焉
復豎起拄杖曰。
一句子。
小天
下莫能破焉。
又將拄杖左邊移向右邊曰。
一句子。
三世諸佛。
歷代祖師
天下和尚
夜半烏雞
尚自
討頭腦不著。
況你輩後生
瓠子茄子現成
甚麼
碗。
連卓拄杖上堂
鹽官趙州無。
冬瓜葉上
葫蘆
搜盡屎腸無法說。
長伸驢嘴谷孤孤。
復拍禪床
曰。
谷孤孤。
便下座(費隱容嗣)。
***孝廉大含居士王谷
山陰人
參福嚴容。
容問。
如何
主人公
士曰。
而今瞞我不得
容曰。
何道理。
士曰。
看破了也
容曰。
何為驗。
士跳一跳。
便出容一日
與士話宗門中事
臨了曰。
者些在居士分上
都是塗
污。
士作不然聲。
容曰。
還要一杓惡水
士曰。
惱殺丹青
匠。
容曰。
山僧罪過(費隱容嗣)。
***松江士材居士李中梓
金粟
容驀伸手曰。
我手何
佛手
士曰。
且收通袖容。
伸脚曰。
我脚何似驢脚
士曰。
不妨疑著。
容曰。
人人有箇生緣
如何居士
緣。
士曰。
今早喫飯還未饑。
容曰。
三關則且置。
向上
有事也無。
士拍桌一喝
容頷之士著居士分燈錄。
行世(費隱容嗣)。
***嘉興𨍏轢居士大參
因遊雙徑
聞谷印
示以向
上一著。
苦究千日為期
了無所入。
偶閱法眼指簾公
案。
忽然大悟
歷參憨山清
天隱修。
雪嶠信諸老。
皆為
許可
復見天童悟祖。
悟舉杖。
拂袖便走。
悟𢹂杖打
趕。
轉身向悟曰。
咄哉老僧
又來泥裏洗土塊
悟頷
之士至西堂寮時。
破山西堂
案頭有一茘殻
獅子
士見作怕勢。
曰。
不利市進去罷。
士曰。
破山
子。
不能齩人。
拂袖便行士至庫房
見庫主晒腐乾。
士拈來便喫。
庫主注目曰。
來家裏人
士以腐乾擲
面曰。
劒去久矣士至佛殿上供
拈香禮拜
振威
一喝
維那宣疏
士與一拳曰。
古佛過去久矣。
便出殿
 士忽打佛殿鼓三下。
眾僧鬨然而至曰。
是誰打鼓
士曰。
打鼓有甚不是
一僧曰。
各有時候
士曰。
是甚時
候。
僧曰。
或集眾。
或普
士便掌曰。
且道
是飯。
無語
方丈喚士至。
問曰。
為甚打鼓
士從東過西。
知客
曰。
看破了也
士從西過東。
知客無語
士曰。
看破了也
悟曰。
風顛參堂黃海司理
舉昔見石雨
二老
二石相磕時如何
雨曰。
只可自怡悅。
不堪
持贈君。
車曰。
一碾粉碎
士別曰。
撲破海岸譚掃菴
司業問。
南泉斬猫。
猫變甚麼
士曰。
切莫眼花
又問。
出母胎度人巳畢。
又在雪山做甚麼
士曰。
莫謗他好。
又問。
端師子作姦情。
是實法不是實法。
扣齒三下
 士隱居數十載。
闡揚正法
高風遠播
衲子參隨
絕于路。
興復普明古剎傾家破產
頭目髓腦
委頓
公元1671年
中。
有所弗惜。
後竟成禾中大寶坊。
至康熙辛亥秋
無疾三日前。
折簡相邀道舊十數輩。
設席中列香花
供具
士即踞坐不遜
談笑如常
訣別語。
齋畢。
振威
一喝
掀翻几案
錯愕起視。
撼之不動矣。
時世壽八
十二也。
所著有𨍏轢鑽。
乃闢諸方異見者。
同語錄。
世(費隱容嗣)。
***鹽官無依道人徐昌治孝廉
因聽楞嚴。
心意豁然
公元1681年
上公車。
依容自金粟天童徑山福嚴者二十年。
日粥次。
容舉三不是話
畢竟是箇甚麼
士曰。
無位
人。
容曰。
如何無位真人
士曰。
喫粥底不是
又問。
何是西來意。
士舉如意曰。
這是如意
容曰。
者不喚如
作麼生
士曰。
喚作甚麼
容拍桌一下
唯唯
呈偈
曰。
昔年贈我無依號。
而今信我樂天真。
桌頭一拍
彌碎。
萬法齊收日用親。
容頷之。
特授拄杖表信。
士著。
祖庭指南二卷
行世(費隱容嗣)。
***虞山進士髻珠嚴栻
字子張
參福嚴有年
一日容豎
拳頭問。
不得說是
不得說非。
試道一句看。
掩耳
曰。
弟子不聞。
容曰。
不聞處。
世尊拈花
是同是別。
亦驀豎一拳曰。
迦葉惱他。
容頷之(費隱容嗣)。
***贛州寶華諾諾行導禪師
江南徽州人
首參天童悟。
後依寶華忍得法。
一日陞座
師問。
大凡演唱宗乘
一句中。
須具三元門。
一元門。
須具三要
如何一句
中具三元門。
忍曰。
龍袖拂開全體現。
師曰。
如何是一
元門三要
忍曰。
象王行處狐踪
師曰。
臨濟大師
灼然猶在。
忍曰。
切莫辜負
師曰。
落霞孤鶩齊飛。
水共長天一色
忍曰。
賓主歷然
作禮曰。
學人禮拜
公元1644年
去也。
忍卓拄杖
頷之崇禎甲申春
忍命行脚
訪自宋迄今
歷代禪師
塔記碑銘
行實語句
備修續
傳燈錄。
遂遊南浙間。
苦志收羅
及歸寶華
而忍巳辭
世。
四眾堅請。
乃繼席焉。
先是
南中兵火
師避松陵
葉公紹顒。
與師同參得法
堅請開堂頤浩。
師上遵
忍果熟香飄之記。
不肯允。
後師避兵遯村。
報恩
出拂相授
師曰。
承嗣有在。
不敢也。
拂袖即行
海內
叢席皆高之示寂
法嗣[穴吾]。
編師語錄
行世
(朝宗忍嗣)。
***廷尉葉紹顒妙高居士
字慶繩
法名行承
吳江人
進士歷官御史
巡按東粵
曹溪
六祖塔。
禮拜次。
忽發宿因
遂知有向上事。
恨不遇作家
無人逼拶
寶華忍于白下上堂
士問。
古人道。
發起勇猛便悟
去。
是否
忍曰。
猶是鈍漢說底話。
不覺失聲曰。
令人無可推諉
忍曰。
居士恁麼伶俐
士曰。
古人
僧。
便攔胸扭住。
意旨如何
忍曰。
見道
令人無可
諉。
士于言下有省士偕南畿南粵當道
迎忍重
曹溪
以酬宿愿
臨行
有既得入處悟迹難除之
囑士再參忍于寶華
忍問。
如何是你父母生前
面目
道道看。
士曰。
苦瓠連根苦。
甜瓜徹底甜。
忍曰。
男兒
不撥自轉
上堂
付授僧伽黎一頂。
勉其歸
請益導公溫研。
末後長養聖胎
務俾三十年後寶
兒孫滿天下云
士受囑後。
隱居避世
惟事禪悅
終。
誡期而逝(朝宗忍嗣)。
五燈全書卷第七十一
五燈全書卷第七十一補遺
臨濟宗
南嶽下第三十五世隨錄
***嘉興普明石關禪師
上堂
一真不昧
句句朝宗
不殊
頭頭合轍
昔德山。
一日因飯遲。
托鉢下堂
火所逼。
雪峰曰。
鐘未鳴鼓未響。
托鉢向甚處去。
忍俊
不禁
山低頭歸方丈
理長則就。
巖頭曰未會末後句。
平地風波
山喚巖問曰不肯老僧
那將𧎂釣鱉。
巖頭
密啟其意。
今日普明不得
來日上堂果與尋常
同。
真個那巖。
撫掌且喜老漢巳會末後句。
三頭
六臂
雖然只得三年活。
滿口含霜
禪德
山僧如此
下語
亦能迷却天下人。
亦能悟却天下人。
迷悟若能
公元1681年
俱坐斷。
將軍拔劍攪龍門冬至上堂
無門
地無
戶。
九九陽生
第一爻數到。
寒食一百五
迷者歷劫迷。
悟者一時悟。
甜瓜徹蔕甜。
苦瓜連根苦。
何事諸方
道人
利名兩字千古
一念無生本元
截斷去來
寒暑路。
豎起拄杖曰。
獨有者個遷移
翻轉面皮
佛祖師問僧。
甚麼處來。
僧云。
福嚴度夏
師云。
其中
作麼生
僧曰。
福嚴太熱。
此地清凉
師曰。
古人道。
普天地寒
熱則普天地熱
為甚麼福嚴熱。
裏凉。
擬議
師直出師同居隨喜
士讓師前
行。
師曰。
必須賓主分明
士云
如何賓中主。
師云。
上前去。
如何是主中賓。
師云。
山僧在後來。
士云
向上事也無。
師便掌云眾。
浮杯凌行婆話畢。
師曰。
浮杯把定乾坤
南泉就中取事
趙州殺活臨時
至使這婆一場賣弄
千古傳名
當時若問山僧盡力
道不得底句。
劈脊便打。
婆若擬議
即曰蒼天中更添
怨苦
不惟婆子機關
坐斷南泉趙州一番狼藉
(費隱容嗣)。
***石門福嚴絳雪禪師
解制上堂
水涵虗碧
春山
疊亂青。
黃鸝樹上一聲兩聲
只見東阡西陌
田事
殷。
惟我衲僧家。
衣不織食不耕。
挑箇包包。
南來北往
只是九旬禁足
三七推心
惟此一事實。
餘二則非真。
逗到今日乃是解制之辰。
三喚不回頭的。
直須上馬
見路。
一撥便轉的。
何妨十字縱橫
處處堤邊綠柳
家家門首挂紅燈。
曩摩佛。
曩摩法。
曩摩僧。
但願今年
蠶麥熟。
羅[目*候]羅兒添十文
祇如古人云。
有佛處不得
住。
無佛處急走過。
三千里外逢人。
且莫錯舉
七九六
十三。
八九七十二。
鐵蛇橫古路。
一馬生三寅。
委悉
麼。
一喝曰。
知也未。
起剪頗牧
用兵最精。
下座除
示眾
地爐無火客囊空
雪似楊花歲窮
拾得
麻穿壞衲。
不知身在寂寥中。
古人恁麼自在
任運
隨緣
所謂一年三百六十日
今日是最後一日。
四千
三百二十箇時
今日最後一時
三萬六千刻。
今日
最後一刻
唯我衲僧家。
抱一逍遙
惟寂以致誠。
今日臘月三十日
諸兄弟。
打算飯錢
即今大眾
甚麼還。
良久
拈棒打散大眾
便歸方丈僧問。
佛底是誰。
師曰。
菱角尖似錐。
曰禮謝和尚
師曰。
你見
甚麼
菱角尖似錐。
師拈棒打出頌產難因緣
曰。
武陵溪上錦重重
兩岸桃花相映紅。
識春光生
水面
誰知別有落花風(費隱容嗣)。
***石門福嚴巢庵定禪師
上堂
本山先老和尚
因僧
問。
如何和尚家風
先師曰。
米少食無鹽
忽遇客來
將何接待
先師曰。
忍饑無暇
師曰。
先師
雖則君子
窮。
爭奈寒酸太甚
設若有人山僧
如何是福嚴家
風。
但曰。
布衣一片
飽食三飡
忽遇客來如何接待
釘飯。
木札羹。
倘有旁不甘出來道。
和尚與麼答話
大似乞兒暴富
見道
知安則榮。
知足則富。
怪得
老僧上堂
法無定相。
遇緣即宗。
道絕方所
觸處
通。
驀豎拄杖曰。
且道
是法耶。
是道耶。
若能於此見得
諦當分明
便知拄杖子。
朝遊西天
歸東土。
𨁝跳上
三十三天
穿却帝釋鼻孔
撞入一十八重地獄。
卓碎
獄主頂骨
直得橫該豎抹。
北討南征
俄頃之間。
㘞地
一聲
轉身來。
却在山僧手裏。
遂卓一卓曰。
拈來卓
立□峰頂
劃斷天雲不放高除夕小參
臘月大盡
三十日
一年事向今宵畢。
問年窮意若何
摩訶
波羅蜜晚參。
當陽突露。
久參未免躊躇
掣電
持。
後學那知端的
所以山僧早間天中山上
拾得
一條鼈鼻蛇。
今晚示大眾。
橫按拄杖
摩捋作綰蛇
勢曰。
全身屈曲從吾弄。
冷口傷人幾箇知。
遂攛拄杖
高聲叫蛇來了。
各各照顧
性命懸空
一時打散
歸臥
室(費隱容嗣)。
***潭州祝聖三笑密禪師
公元1718年
林氏子。
康熙戊戌春
門人伊遵。
後示微疾
十二月朔四日
索浴畢。
平生
著述
入火焚之。
對眾說偈曰。
老僧久病多煩惱。
即是靈鋒寶。
未生巳前無一物
不若隨風吹散好。
轉身面壁而逝。
四眾哀號
失所生。
去住自由
霜履操。
所及者。
世壽五十二。
臈三十四。
塔存石浦
(費隱容嗣)。
***福建漳州三平又度舟禪師
本郡人。
元宵上堂
十五
元宵節
家懸無盡燈
三平隨例挂。
放大光明
遂起
立。
兩手曰。
會麼。
我見燈明佛。
本光如此(費隱容嗣)。
***常熟維摩天則禪師
陞座
拄杖曰。
見麼。
卓一卓
曰。
聞麼。
聞見分明
無遮互。
直下會得
何勞上加
尖。
所以般若大火聚。
近則燎却面門
丈夫行處
鐵斬釘。
合水和泥
那堪持論
直須人境俱奪。
殺活
彰。
一句萬機寐。
削到這裏
九旬禁足魚投網。
三月
安居鳥入籠。
生殺盡將蠶作繭。
得這三重
何妨
天關
掀翻地軸
可與德山臨濟
把手共行其道。
相隨一句
作麼生道。
但願東風齊著力。
那愁紅葉
不分芳問承言者喪。
滯句者迷。
不涉二途。
請師速
道。
師曰。
陽氣發時無硬地問絕斷聖凡路事如何
師曰。
養鷄意在五更頭(費隱容嗣)。
***明州雲溪劍龍禪師
寧波人
陳氏子。
僧問。
大事
如喪考妣
因甚大事巳明。
如喪考妣
師曰。
有利
無利。
不離行市
送客出門
僧問。
三門頭石烏龜
成年不去。
師曰。
千動不如一靜解制上堂
風𩖼
𩖼雨霏霏
分明獨露全機。
逢人不得錯舉
解開布袋
任汝東西
所以道。
在途不離家舍
不在途中又何
須。
福城東際方見文殊
樓閣門開始參慈氏
祇如萬
里無寸草
諸人作麼生去。
踏著上頭關捩子
脚跟
公元1731年
動遍三千。
辛亥
微疾而逝。
塔於本寺之左(費隱容嗣)。
***明州大梅空巖坦禪師
水方氏子。
小參
梅龍無法
說。
諸公逼殺人。
波濤橫海濶。
遂拈拄杖
一下曰。
指南針
大眾
喚作指南針
却是拄杖子。
喚作拄杖
子。
又是指南針
不得轉機
不得默去。
且道
畢竟如何
驀喝一喝曰。
莫教輥落東山石。
打破海中遮日雲。
一喝
拄杖便起。
後於崇教
說偈而寂。
門人迎龕
大梅
塔伴常公之右(費隱容嗣)。
***杭州東蓮古風禪師
上堂
解語非干舌。
能言不是
聲。
驀然玄會得。
更不涉途程
端的意甚分明
拄杖
搖拽曰。
無風荷葉動。
必定魚行上堂
即心即佛
循途守轍
非心非佛。
眼中攪屑。
不是不是不是
物。
木落高山突兀
南泉馬祖沒來由
無端特地
饒舌
縱使分明道德親。
也似鉢盂重著杷。
錯錯錯。
諸人卜度
風消雲障碧天
萬里長空一鶚
公元1690年
康熙庚午八月二十八辰刻示寂
茶毗
舍利
數。
塔於寺後凝雲峰下。
壽七十六。
臘四十六。
語錄
及正續燈。
行世(費隱容嗣)。
***嘉禾東禪逵夫明禪師
漢川楊氏子。
東禪
陞座
大統綱宗。
本無言說
纔擬形言
虗空釘橛。
建立法幢
隨時施設
三春漸暖。
孟夏薄熱。
燕語梁間
鶯啼柳陌
盡把天機
一時洩漏
伶俐一聞千悟
懵懂茫然
未瞥。
唯有殿前露柱子。
笑我多饒舌
且道
阿誰證明。
問取街頭大伯
一喝示眾
上不見天
不見
地。
不見月。
不見日。
無孔鐵鎚當面擲。
上是天。
是地。
是月
是日
斗裏鰕兒跳不出。
三更踏著個
公元1664年
盲龜。
捉來元是南山鼈。
康熈甲辰冬
囑付後事
微笑
坐脫
火浴
得舍利二十顆。
閱世五十五。
二十九。
塔于武塘東林小築(費隱容嗣)。
***當湖思禪尼法淨禪師
姓孫
父為水部臨鵡公。
西域異僧投宿而生。
丱歲奇頴
喜讀父書。
長則
佐父。
出主關稅政。
于歸未幾
世相匪堅。
乃請薙
髮。
父許之。
遂投徑山費隱容。
披緇登具。
苦心力究。
大事
受以記莂
高蹈林間。
不羣若輩
一日眾請陞
座。
師舉山凡見僧入門便棒話。
遂頌曰。
當機截斷
凡情
掌上孤光日明
縱使銅頭鐵額漢。
也須
一條痕(費隱容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