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二 (自动笺注)
長春真人西遊記下群
    門人真常子李志常述
宣差李公東邁以詩寄方道衆云當時
軔海邊城海上干戈尚未平道德欲興千里
風塵不憚九夷行初從西北登高領(即野狐嶺)
漸轉東南上京(陸局河東東南上京也)迤邐直西
南下去(西南四千里到兀里西南二千里到陰山)陰山之外不
知名(陰山西南一重大山一重小水千里到邪米思干大城即館於故宫)
師旣還館館據北崖清溪十餘丈溪水
雪山來甚寒仲夏炎熱北軒風卧夜則寢
屋颠之臺六月極暑浴池中師之在絶域
適如河中壤地百穀唯無蕎麥大豆
月中熟土俗收之亂堆於地遇用即碾六
月始畢太師提控李公獻瓜田五畝味極
甘香中國無間有大如斗六月間二太
子廽劉仲禄乞瓜獻之十枚一擔果菜
其瞻所欠者耳茄實若粗指而色紫黑
男女編髮男冠則或如遠山帽飾以雜綵
剌以雲物絡之以纓自酋長以下在位者冠
庶人則以白麽斯(布屬)六尺許盤於其首酋
豪之婦纏頭以羅或皁或紫或繡花卉織物象
長可五六尺髮皆垂有袋之以綿者或素或
雜色或以布帛之者梳髻布帛蒙之
比丘尼庶人婦女首飾也衣則或用
白□縫如注袋窄上寛下綴以袖謂之襯衣
通用車舟農器制度頗異中原國人皆以
鍮石銅爲器皿間以磁有若中原定磁者酒
器則純用琉璃兵器則以鑌市用金錢無輪
兩面回紇字其人物魁梧有膂力能
負戴重物不以婦人出嫁夫貧則再嫁
行踰三月則亦聽他適異者或有鬚國中
有稱大石馬者識其國字專掌簿籍季冬
設齋一月比暮其長自刲羊爲食與席者同
享自夜及旦餘月則設六齋又於危舍上跳
大木飛簷長闊丈餘上搆虛亭四垂
每朝夕其長登之西方謂之告天不奉
佛不奉道大呼吟於其上丁男女聞之皆趍
拜其下舉國然不爾則弃市與國人同
其首則盤以細麽斯長三丈二尺骨竹師
異其俗作詩以記其實回紇丘墟萬里
河中城大爲强滿城銅器金器一市
裝似道裝剪鏃黄金貨賂裁縫白□作衣
靈瓜素椹非凡赤縣何人搆得嘗當暑
雪山寒烟雲慘淡師乃作絶句東山
夜氣濛鴻曉色彌天萬丈紅明月夜來飛出海
金光透碧霄空師在館賔客甚少以經書
逰戲復有絶句云北陰山萬里西過
半年遐荒鄙俗論道靜室幽巖且看
七月載生𩲸遣阿里奉表行宫禀論
道日八月七日得上所批荅八日即行
師相數十里師乃曰回紇城東新叛者二
千户夜夜火光照城人心安太師可回安
太師曰在路萬一有不虞奈何師曰豈關
太師事乃迴十有二日碣石十有三日
護送步卒千人甲騎三百入大山中行
鐵門别路也涉紅水澗有峻峰高數里谷
東南行山根有鹽泉出見日即爲白鹽
二斗隨行日用東南分水嶺西望
澗若氷乃鹽耳山上紅鹽如石親嘗見之
東方下地生鹽方山間亦出鹽回紇
餅食且嗜鹽渴則飲水寒貧者尚負缾售
之十有四日至鐵門西南之麓將出山其山
嶮峻崖崩澗水伏流一里許中秋抵
河上其勢若黄河西北乘舟以濟宿其南
岸西有山寨名團八剌山勢險固太子
醫官鄭公途中相見以詩贈云自古中秋
最明涼風届候夜彌清一天氣象沉銀漢四
海魚龍耀水精吴越樓臺歌吹滿燕秦部曲
酒肴盈我之帝所臨河上欲干戈太平
河東南行三十里乃無水即夜過班
城甚大其衆新叛去尚聞犬吠黎明飯畢東
數十里有水北流馬僅能渡東岸憩宿二
十二日田鎮海來迎及行宫上遣復鎮海
曰便欲見邪且少憩邪師入見是望且道
人從來見帝無跪拜入帳折身叉手而已
見賜湩酪竟乃辭上因所居城内支供
足乎師對從來蒙古回紇太師支給邇者食
用稍難太師獨辦翌日又遣近侍官合住傳
㫖曰真人每日就食可乎師曰山野修道
之人唯好靜上令從便二十七日車駕
迴在路屢賜蒲萄酒瓜茶九月朔航橋
北師奏話期將至可召太師阿海其月望
上設幄齋莊退侍女左右燈燭煒煌闍利
鎮海宣差仲禄侍於外師太師阿海阿里
入帳坐奏曰仲禄萬里周旋鎮海千里
遠送亦可入帳預聞道話於是二人入師
所說即令太師阿海蒙古語譯奏頗愜
聖懷十有九日清夜再召師論道上大悅二
十有三日又宣師入幄禮如初温顔以聽
左右録之仍勑誌以漢字意示不忘謂左
右曰神仙三說養生之道我甚入心使勿泄
於外自爾扈從而東時敷奏道化又數日至
邪米思干大城西南三十里十月朔奏告
舊居從之上駐蹕于城之東二十里是月
六日太師阿海入見上曰左右不去如何
師曰不妨遂令太師阿海奏曰山野學道
年矣常樂靜行坐御帳前軍馬雜還精神
不爽自此或在先在後任意行山野受
賜多矣上從之旣岀帝使人追問曰要秃鹿
馬否師曰無用于時微雨始作青草復生
過半雨雪漸多地脉方透自師之至斯
城也有餘糧則惠飢民時時設粥活者甚
衆二十有六日即行十二月二十三日雪寒
在路牛馬凍死者又三日東過霍闡没輦
(大河也)至行在聞航橋中夜散蓋二十八
日也帝問以震雷事對山野國人夏不浴
扵河不浣衣不造野有則禁其採者畏天
威也此非奉天之道也常聞三千之罪莫大
不孝者天故以是警之今聞國俗不孝
父母帝乘威德可戒其衆上悅曰神仙是言
正合朕心勑左右紀以回紇字師請徧諭
人上從之又集太子王大臣漢人尊重
神仙猶汝等敬天我今愈信真天人也乃以
前後奏對語諭之且云天神仙爲朕言
汝輩各銘諸心師辭退正旦將帥醫卜
等官賀師十有一日馬首東西望邪米思
千餘里駐大果園十有九日父師誕日
衆官炷香爲壽二十八日太師提控李公
别去師謂曰再相見也無李公曰三月相見
師曰汝不知天理二三月决東歸矣二十一
東遷一程至一大川東北賽藍約三程
水草豐茂可飽牛馬因盤桓焉二月七日
入見奏曰山野離海上約三年今兹
年復得歸山所願也上曰朕已東矣同途
可乎對曰得先行便來時漢人山野以還
期嘗荅云三歲今上諮訪敷奏訖因復固
辭上曰少俟三五日太子前來道話所有
未解者朕悟即行八日上獵東山下射一大
豕馬踣失馭豕傍立不敢前左右進馬遂罷
獵還行宫師聞之入諫曰天道好生聖壽
已高宜少出獵墜馬天戒也豕不敢前天
之也上曰朕已深省神仙勸我良是我蒙古
騎射少所習未能遽已雖然神仙之言在
衷焉上顧謂吉息利荅剌汗曰但神仙勸我
以後都依也自後兩月不出獵二十有四
日再辭朝上曰神仙將去當與何物朕將思
之更少待幾日師知不可遽辭徊翔以待三
七日又辭上賜牛馬物師皆不受曰秪
馹騎足矣上問通事阿里鮮曰漢地神仙
弟子多少對曰甚衆神仙來時德興龍陽
中常見官催督差發上謂曰應干門下
人悉令蠲免仍賜聖㫖文字一通且用御寳
因命阿里鮮(河西也)爲宣差蒙古帶喝剌八
海副之護師東還十日辭朝行自荅剌汗已
下皆擕蒲萄酒珎果相送數十臨别衆皆
揮涕三日賽藍大城之東南山有蛇兩頭
二尺土人徃徃見之望日門人出郊致
奠于虛靜先生趙公之衆議欲負其骨歸
師曰四大假軀終爲弃物一靈眞性自在
衆議息師明日遂行二十有三日宣差
阿狗追餞師於吹没輦之南岸十日至阿
馬城西百餘里濟大河四月五日阿里
馬城東園太子之太匠張公固請曰弟
所居三壇四百餘人晨參暮禮未嘗
怠且預接數日伏願仙慈渡河俾壇衆得以
請教幸惎師辭曰南方因縁已近不能遷路
行復堅請師曰若無佗事即當徃焉翌日
師所乘馬東北從者不能於是張公
悲泣而言曰我輩無縁不許其行矣晩
陰山前宿又明日復度四十八橋縁溪上
五十里至天池海東過陰山後二日
元歷山南大河驛路復經金山東南
山行四月二十八日大雨翌日滿山皆
白又東北山行三日至阿不罕山前門
道安九人長春玉華會衆宣差郭德
全輩遠迎入棲霞歸依日衆下車
雨再降人相賀從來此地經夏少雨縱有
雷雨多於南北兩山之間今日霑足我師
道廕所致居人常歲䟽河田圃八月
𢇲始熟終不及天雨秋成則地爲害
多白者此地寒多物晩結實五月河岸土深
尺餘其下堅氷亦尺許齋後日使人取之南
望高積雪盛暑不消多有異事西海子
傍有風塚其上土白堊多粉裂其上二三月
中即風起南山巖穴先鳴先驅也風自塚
間出旋動羊角者百千數少焉合爲一
飛沙走石發屋拔木勢震百川于巽
東南澗後有水磨三四至平地則水漸㣲
而絶山出石炭東有二泉三冬暴漲如江
湖復潜行地中俄而突出魚鰕隨之或漂没
居民仲春漸消地乃䧟西北千餘里儉儉州
出良鐵多青鼠亦收𢇲漢匠千百人居之
綾羅錦綺道院西南金山山多雨雹
五六月間或有大雪深丈餘此地間有沙陀
肉蓯蓉國人呼曰唆眼水曰兀速草曰愛
不速深入山陰十丈會衆白師曰此
地深太古以來不聞正教山精鬼魅
人自師立觀疊設醮旦望作會人多以殺生
公元1102年
爲戒若非道化何以得然先是壬午年道衆
不善妬害不安宋公道晝寢方丈
忽於天䆫中見虛靜先生趙公曰有書至道
安問從何來曰天上來受而視之止見太清
二字忽隱去翌日師有書至魔事漸消又毉
羅生横生非毁一日馬觀前折其脛即
自悔曰我之過也對道衆服罪東行書教
一篇示衆萬里官馬三年故人
戈猶未息道德偶然陳論氣當秋夜(對上論養生事)
(故云)還鄉暮春思歸無限不得下情伸阿
里鮮等白師曰南路沙石鮮水使客
繁馬甚苦恐留滯師曰分三班以進吾徒
患矣五月七日宋道安夏志誠宋德方
志温何志堅潘德冲六人先行十有四日
尹志平王志明于志可鞠志圓楊志靜綦
志清六人次之餞行夾谷郭宣李萬
户等數十人送二十里皆下馬再拜泣别師策
馬亟進十有八日張志素孫志堅脩張
志遠李志五人次之東行十六日
大山山上有雪甚寒易騎于拂廬十七日
不食時時飲湯東南大沙場有草木
間多蚊虻夜宿河東又數日師或乘車尹志
平輩諮師曰奚疾師曰余疾非醫可測聖賢
琢磨故也卒未能愈汝輩勿慮愀然不釋
是夕尹志平夢人曰師之疾公輩勿憂至漢
地當自愈行又經沙路三百餘里水草絶少
夜進不息再宿出地夏人之北倕廬
帳漸廣馬易得後行者乃及師六月二十一
日宿漁陽關師尚未食明日度關而東五十
餘里豐州元帥以下來迎宣差公請泊其
家奉以湯餅是日飽食繼而設齋飲食
如故道衆相謂清和前日之夢驗不虛矣
時已季夏北軒涼風入坐俞公以蠒紙求書
師書之云身閒無俗念鳥宿鷄鳴一眼
能睡寸心何所雲收溪月白炁爽谷神清
不是朝昏坐行扭捏七月朔復起三日
至下元帥夾谷公出郭來迎館扵所居
瞻禮無慮千人元帥日益敬有鷄鴈三七
夕日師逰郭外之海中少焉翔戲於風濤
之間容與自得賦詩曰養爾存心欲薦庖
逢吾念善不爲肴扁舟送在鯨波裏會待三
六梢又云兩兩三三弟兄秋來羽翼
未能成放歸碧海深沈浩蕩波瀾野情
翌日乃行是月九日雲中宣差緫管阿不
合與道衆出京以步輦歸于樓居二十
餘日緫管以下晨參暮禮雲中士大夫日來
請教以詩贈之云得㫖還鄉早乘造物
三陽變化一氣冲和驛馬程程送雲
山䖏處羅京城一萬里重到即如何十有三
宣差阿里鮮欲徃山東招諭懇求門弟
尹志平行師天意未許雖徃何益阿里
再拜曰若王臨大軍生靈必遭殺戮
父師一言垂慈師良久曰雖救之不得
愈扵坐視其死也乃令清和同徃即付招諭
二副又聞宣德以南諸方道衆來參者多
隨庵困於接待令尹公約束付親筆云長
萬里一去三年多少道人縱横無賴者尹
公到日一面施行勿使教門有妨道化衆生
福薄容易轉流上山即難下坡省力宣德
元帥移剌公遣專使持書雲中以取乘馬
奉師八月東邁楊河歷白登天城懷安
潰河凡十有二日宣德元帥威儀出郭
西遠迎師入居州之朝元道友敬奉遂書
四十字云萬里遊生三年故鄉迴頭
已老過眼夢何長浩浩天空紛紛杳茫
江南塞北從古至今常道衆且云去
虛靜先生趙公牽馬自門入者衆爲之出
公元1122年
迎忽不見德興安定亦有人見之河朔
王官將帥一切士庶爭以書䟽來請若
輻輳然止迴答數字而已有云王室未寧
門先暢開度有縁恢弘無量群方帥首志心
公元1289年
歸向恨不化身分酬衆望十月朔作醮於龍
門川望日醮於本州朝元十一月望宋德
方等向日野狐嶺白骨發願心乃
太君千億醮于德興龍陽濟度
前數日稍寒及設醮二夜三日有如
畢元帥賈昌至自行傳㫖神仙春及
道途匪易所得食物馹騎好否到宣德等處
有司在意館穀招諭在下人户得來否朕
常念神仙神仙無忘朕十二月旣望醮于蔚
州三館師龍陽冬旦夕常徃龍岡閑步
下視德興兵革之後村落蕭條作詩以寫
其意云昔年林木參天今日村坊徧地
無限蒼生白刃幾多華屋青灰又云豪
傑痛吟千萬首古今能有幾多研窮物外
公元1344年
閑中趣得脫輪迴泉下甲申春二月朔
醮於縉山秋陽觀觀在大翮山之陽山水
明秀蘿煙月道家之地也以詩題其槩云
秋陽觀後碧巖萬頃煙霞翠岑一徑
花春水急彎環出洞天心又云羣山一帶
嵯峨上有羣仙日夜洞府深沈不到
時聞巖壁洞仙歌燕京行省紫石公宣
便宜劉公以下諸官遣使者持䟽懇請師住
天長觀許之旣而驛召乃度居庸而南
燕京道友來迎於南口神𣸯觀明旦四遠
士女香花導師入京瞻禮塞路初師
西行也衆請還期師曰三載三載歸至
是果如其言以七日天長觀齋者日千
人望日會衆請赴玉虛觀是月二十五日喝剌
自行傳㫖神仙漢地清凈化人
每日與朕誦經況壽甚好教神仙好田地内
住處住道與阿里神仙高善護持
神仙無忘朕舊言仲夏行省紫石公便
宜劉公再三持䟽請師住持天長觀是月
二十有二日赴其請空中有數前導傃西
北而去自師寓玉虛或就人家齋常有三五
鶴飛鳴其上北方從來奉道者鮮至是聖賢
使人歸向以此顯化入會之衆皆稽首
跪作道家時俗一變玉虛井水鹹苦
公元1345年
乙酉年西來道衆甚多水味變甘亦善縁
公元1344年
所致季夏望宣差相公劄八傳㫖自神
仙去未嘗一日忘神神仙無忘朕朕所
有之地愛願處即住門人恒爲朕誦經況壽
則嘉自師之復來諸方道侣雲集邪說日寢
京人翕然歸慕户曉諭教四闢百倍
徃昔乃建八會天長平等長春曰靈
寳曰長生明真平安消災曰萬蓮師旣
歸天長遠道人來求法名者日益衆嘗
以四頌示之其一云世情無斷法界有消
好惡縈心漂淪奈爾何其二云有物先
天貴無名不自生人心常隱伏法界縱横
三云徇物雙眸勞生四大世間渾是
心上不知空其四云昨日無蹤今朝
亦同不如放下度日空空每齋畢出遊
故苑瓊華上從六七人宴坐松陰或自
賦詩相次屬和間因茶罷從者歌𣸯仙曲
數闋夕陽在山澹然忘歸由是行省宣差
劄八相公北宫園池并其近地數十頃爲獻
且請爲道院師辭不受請至于再始受之
而又爲頒文牓以禁樵採遂安道侣
脩葺後具表以聞上可其奏自尔佳時
日師未嘗徃來其間寒食日春遊
二首一云十頃方池御園森森
清煙亭臺萬事歸夢花柳三春卻屬仙島
外更無清絶地人間唯有廣寒深知造物
安排乞與官民種福田其二云清明時節
花開萬户千門日徃島外茫茫水闊
獵獵暖風迴遊人共嘆斜陽達士猶嗟
短景催安得大丹冥换骨化身飛上鬱羅臺
公元1345年
乙酉四月宣撫王公巨川請師致齋于其第
公關右人也因話咸陽終南竹木之勝請師
庭竹師曰此殊秀兵火而後不可
得也我昔居于磻溪林修竹真天下之竒
觀也思之如夢今老矣歸期至當分我數
十竿植寳玄之北軒聊以遮眼宣撫天下
兵革未息民甚倒懸主上尊師重道賴師
真道保護生靈何遽出此言邪願垂大慈
救世爲念師以杖叩地笑而言曰天命
定由人乎哉衆莫測其意夏五月終師登壽
樂山四顧林若翠幄行者休息其下
不知暑氣之甚也因賦五言律詩地土
邊塞城池古今雖多壞宫闕尚有好園林
至於䆫户堦砌毁撤殆盡乃命其徒日益
公元1346年
罅漏補之傾斜者正之斷手丙戌
一新之又創修寮舍四十餘間不假外縁
公元1345年
常住自給也凡遇月令齋舍不張燈至
季秋稍親之所以火備十月下寳玄居
方壺夕召師德以次高談清論或通
宵不寐仲冬十有三日夜振衣起步
中庭旣還坐以五言律詩示衆萬象彌天
三更坐地參横西嶺下斗北辰高大
無由長空不可循環主宰億劫
公元1347年
堅牢丁亥春及又旱有司祈禱屢矣少
不獲京師道會一日請師爲祈雨
旣而消災亦請作醮師徐謂曰我方留
醮事公等亦建此議所謂好事不約而同
也公等兩家但當慇懃遂約以五月一日
祈雨初三日賀雨三日中有雨是名
瑞應過三日得非醮家雨也或曰天意
未易度師對衆出是語萬一失期能無招小
人之訾邪師曰非爾所知也及醮竟日雨乃
翌日盈尺越三日四天廓清以終謝雨
事果如其時暑煩燠元帥張資胤者諸
師逰西山再四過勤師赴之習日齋雨後
逰東山庵師與客坐于林間日夕將還以絶
示衆西山爽氣清雨白雲輕有客林
間坐無心道自成旣還元帥樓居數日來
道話竟夕不寐又應大谷庵請次日
夢庵請其夕大雨北來雷電怒合東西
耀師曰此道之用也得道之人威光烜赫
不在雷電莫能匹也夜深客散師偃息
須臾風雨駭至怒霆一震䆫户幾裂少焉
收聲人皆異之或曰霹靂當游至何一舉
息邪有應者曰無乃至人在兹雷師爲之霽
威乎旣還五月二十有五日道人王志明至
秦州傳㫖北宫仙島萬安天長觀
長春宫語天下出家善人皆隸焉且賜以
金虎道家一仰神仙處置小暑大雨
屢至暑氣愈熾七言詩示衆溽暑熏天
萬里洪波拍海大川嘉禾已見三秋
旱魃仍聞五月百姓共忻生有望三軍
待令方調寔由道化無外暗賜豐年
聖朝瓊島道院樵薪捕魚者絶迹數年
園池禽魚蕃育歲時遊人徃來不絶齋餘
乘馬日凡一徃六月二十有一日因疾不
出浴於宫東溪二十有三日人報巳午間
雷雨大作太液池之南岸崩裂水入東湖
數十黿鼉魚鼈盡去池遂枯涸北口
亦摧師聞之初無言良久笑曰山摧池枯吾
將與之俱乎七月四日師謂門人曰昔丹陽
授記於余云吾没之後教門大興四方
徃徃化爲道鄉公正當其時道院勑賜
名額又當住持宫觀仍有使者佩符乘傳
勾當教門此時乃公功成名遂歸休之時
丹陽之言一一皆驗若念符契教門
勾當内外悉具吾歸無遺恨矣師旣示疾
于寳玄一日數如偃中門弟子止之師曰吾
不欲勞人汝等猶有分别在且偃寢奚異哉
七月七日門人復請曰每日齋會善人甚衆
願垂大慈還堂上以慰瞻禮師曰我九日
堂去也是日午後留頌云生朝昏一般
幻泡出没水長微光見處烏兔玄量開
緑樹攅攅宻清風陣陣深日遊仙島高視
八紘一日師自瓊島迴陳公秀玉來見師
出示七言律詩蒼山突兀倚天翠柏陰
遶殿萬頃煙霞常自有一川風月等閑
喬松挺㧞深澗異石嵌空太湖盡是
長生活計脩真薦福京都九月初吉
王公熒惑犯尾宿主燕境災將請師作
醮問所費幾何師曰一物失所猶懷不忍
闔境比年已來民苦徵役公私交罄我當
以觀中常住物給之但令京官齋戒以待行
足矣無所用也於是約作醮兩晝夜
不憚老親禱于玄壇醮竟之夕宣撫喜而賀
之曰熒惑已退數舍我無復憂矣師之德
一何速哉師曰余有何德所禱之事自古
有之但恐不誠耳古人至誠動天地此之謂
重九日遠方道衆咸集或以爲獻師作
一闋寓聲恨歡遲云一種靈苗體性殊待
秋風泠透根株散花百億黄金嫩照天地
清虛九日持來滿座隅坐中觀眼界如如
長生久視無凋稱作閑居繼而有奉
者持蠒紙大軸來求親筆鳳棲梧詞書之
云得好休來休便是贏取逍遥免把身心使
多少聦明英烈忙忙虛負平生造物
移無定止昨日歌歡今日愁煩至今日不知明
日事區區著甚勞神一日或有質是非于其
前者師但漠然不應道義釋之復示之以頌
拂拂拂拂盡心頭無一物無物心頭好人
好人便是神仙佛其人聞之自愧而退丙戌正
盤山請師黄籙醮晝夜是日天氣晴霽
人心悅懌寒谷將事之夕以詩示衆
詰曲亂山深山高快客心羣峰爭挺拔巨壑
蕭森似有飛仙過殊無宿鳥黄冠三日
素服萬家臨五月京師大旱不下種人
爲憂有司移市立壇懇禱前後數旬無應行
差官賫䟽請師爲祈雨三日兩夜當設
醮請聖之夕雲氣四合斯須雨降夜半
食時未止行省委官奉香火來謝曰京師
四野欲然五穀未種民不聊生賴我師道
感通上眞以降甘澍百姓僉曰神仙雨也
師荅曰相公至誠所感上聖垂慈以活生靈
何與使者出復遣使來告曰雨則旣降
奈久旱未霑足何更得滂沱大作此旱可解願
我師慈悲師曰無慮以至誠感上真上真
以誠報人大雨必至未竟雨勢海立
歲有名公碩儒皆以詩來賀一日有吴大
德明者以四絶句來上師復次韻荅之其
一云燕國蟾公即此超凡入聖洞賔儔一
鶴駕蓬島萬劫仙鄉出土丘其二云
深山獨自居誰能天下衆人軒轅道士
來相訪不解言談世俗書其三云莫把閑人
等閑閑人無欲近仙班扵此日開心地
更待何時寳山其四云混沌開基自然
靈明小大椿年出生入死無我跨古騰
自在仙又題支仲元得一元保玄素
仙圖云得道真仙世莫窮三師何代顯靈蹤
直教御府傳授閱向人間類赤松又奉道
者求頌以七言絶句示之云朝昏忽忽急相
暗换浮生兩鬢造物戲人俱是夢是非
嚮日何爲師自受行省已下衆官以來
天長之聖位殿閣常住堂宇皆上頽下圮
時納海山揮斥八絃咫尺吹噓萬有似機
關狂辭落筆塵垢寄在時人妄聽間遂登
葆光歸真異香滿室門人捻香拜别衆欲
哭臨侍者張志武志攄等遽止衆曰真人
遺語門人宋道安提舉教門尹志平
副之張志其次王志依舊勾當宋德
李志常等同議教門事遂復舉似遺世
畢提舉道安再拜而受黎明具麻服行
喪禮奔走赴喪者萬計宣差劉仲禄聞之愕
然歎曰真人朝見以來君臣道合離闕之後
上意眷慕未嘗忘今師旣昇去速當奏聞
首七之後四方道俗遠來赴喪哀慟如喪考妣
於是訓法名者日益一日提舉宋公
志常曰今月七日公暨我同受師㫖法名
等事爾其代書止用吾手字印此事已行姑
㳂襲繼而和大師尹公至自德興行
旣終提舉宋公清和曰吾老矣不能
維持教門君可代我領之也讓至于清和
公元628年
受其託遠邇道會中善不减徃昔戊子
公元1347年
春三月朔清和建議爲師構堂白雲觀
工力浩大粮儲鮮少恐難成功清和曰凡
事要人前思夫衆可與樂成不可慮始但事
不思已教門竭力何爲不辦先師遺德
在人四方孰不瞻仰可不行化自有人賛
助此縁公等勿疑更或不然常住之物費用
靜盡各操一瓢所願宣差便宜劉公聞
而喜之力賛其遂舉鞠志圓等董其役自
四月上丁除地建址戊己庚俄有平陽
原堅代蔚應等羣道人二百餘賫粮助力
是堂四旬告成其間同結兹縁者不能
紀議者以爲締構之勤雖由人力聖賢
有以扶持也期以七月九日大葬仙師六月
霖雨不止皆慮有妨葬事旣七月初吉
晴霽人心翕然和悅前一日將事之初乃
炷香設席以嚴其祀及啓樞師容色儼然
遠近王官士庶僧尼善衆觀者凡三日日
萬人以手加額嘆其神異繼而喧播
傾心歸嚮來奉香火不可勝計本宫
安道場三晝夜預告旬日八日辰時
鶴自西南來尋有白鶴繼至人皆仰而異之
九日子時後設靈寳清醮三百六十分位
禮終仙蛻于堂異香芬馥移時不散臨午
致齋黄冠羽服與坐者數千人奉道之衆又
復萬餘旣寧神翌日大雨復降人皆嘆曰天
道人事上下和應了此一大事非我師道德
純備通于天地達于神明疇克如是乎諒非
人力所能致也權省宣撫王公巨川咸陽
族也素慕玄風近歲又與父師相會于燕雅
懷昭映道同氣合尊仰之誠更甚疇昔故會
兹葬事自爲主盟京城内外屯以甲兵備
不虞罷散之日略無驚擾於是親榜其堂曰
處順其觀曰白雲焉師爲文未始起槀臨紙
肆筆而成後復有求者或輒自增損兩存
之嘗夜話門弟子曰古之得道人見于
傳者略而不博失其傳者可勝言哉余屢對
汝衆近世得道士皆耳目所親接者其
行事甚詳其談道甚明暇日當集全真大傳
以貽後人師旣没雖嘗口傳其槩而後之學
者尚未見其成書惜哉
長春真人西游記卷下
附録
   詔書
成吉思皇帝真人丘師省所奏應詔而來
備悉師道踰三子德多方命臣奉厥
玄纁馳傳訪諸滄海時與願適天不人違兩
朝屢詔而弗行單使一邀而肯起謂朕天啓
所以身歸不辭暴露風霜自願䟦涉於沙
磧書章來上喜慰何言軍國之事非朕所期
道德之心誠云可尚朕以彼酋不遜我伐用
張軍旅試臨邊陲底定來從去背寔力率之
故然久逸暫勞冀心而後於是揚威
德略駐車重念雲軒發於蓬萊鶴馭
遊於天竺達磨東邁元印法以傳心老氏西
行或化胡而成道川途之雖闊瞻几杖
非遥爰荅來章可明朕意秋暑
師比平安好指不多及
聖㫖
成吉思皇帝聖㫖道與諸處官員
神仙應有修行底院舍等係逐日念誦
經文告天底人每與
皇帝祝壽萬萬歲者所據大小差發稅賦
休教著者據丘神仙底應係出家門人等隨
處院舍都教免了差發稅賦其外推出
影占差發底人每告到官司治斷按
者奉到如此不得違錯須至給付照用者
  右付神仙門下收執
照使所據神仙應係出家門人精嚴住持
子底人等並免差發稅賦准此
公元683年
   癸未羊兒年三月(御寳)日
宣差阿里靣奉
成吉思皇帝聖㫖神仙知來底公事是
也㬠好我前時已有聖㫖文字與你來教
天下應有出家善人都管著者好底歹底
神仙就便理會只你識者奉到如此
   癸未年九月二十四日
宣差都元帥賈昌傳奉
成吉思皇帝聖㫖神仙月行别來
至夏日路上炎熱艱難㳂路好底鋪馬
來麽路裏飲食廣多不少來麽你到宣德
州等處官員好覷你來麽下頭百姓得來
身起心裏好麽我這裏常思量著神仙
不曾忘了你你休忘了我者
   癸未年十一月十五日
   請䟽
燕京行尚書省石抹
   謹請
  真人長春住持天長觀
竊以必有至人而後可以箇中機必有仙
而後可以方外士天長觀人間紫府
主上福田若非神仙人誰稱此道場地仰惟
長春上人超群道悟長生舌根有花木
胷襟無塵土氣人天眼目世俗
津梁向也乘青牛而西邁不憚朝天今焉奉
紫詔南迴正當傳道幸無多讓早賜
光臨謹䟽癸未年八月
   又
宣撫使御史大夫
   敦請
  真人師父住持燕京十方天長觀
竊以應變神龍蹄涔所能止無心野鶴
何天不可飛故蒙莊出遊漆園增價陳摶
雲臺生光不到若輩人難了如此事伏惟
真人師父氣清而粹道大而高已書絳闕
名暫被玉壺之謫以千載爲旦暮以八極
門庭柱史宗風全真法印昔也三
朝之教主今兹萬乘國師幾年應
詔北行本擬措安於海内一旦迴轅南邁
獨善山東太極故宫寔大燕之宏
國家元辰所在遠近取則之所先必欲
立接人之基莫如首善之地敢輒伸於管
見冀少駐霓旌萬里雲披式副人天之望
四方風動聞道德之香謹踈
   癸未年八月日真
   又
燕京尚書省石抹
   謹請
  丘神仙久住天長觀
以時時行聖人不凝滯於物爰居
處而君子有恒久之於此兩端存乎大致
長春真人重陽高弟四海重名爲帝者之尊師
天下教父昔年應聘還自萬里尋思
今日接人久住十方天長觀上以祝
皇王聖壽下以薦生靈福田頃因譏察
細人非敢動摇仙仗不圖大老遂有遐
心況京師諸夏本根遠近取此乎法
如或舍此而就彼是謂下喬而入幽輒敢
堅留幸不易動休休莫莫無爲深山窮谷
永永長長而作太極瓊華之主謹䟽
公元686年
   丙戌年八月
侍行門人
 虛靜先生趙(道堅)沖虛大師宋(道安)
 清和大師尹(志平)虛寂大師孫(志堅)
 清貧道(志誠)清虛大師宋(德方)
 葆光大師王(志明)沖虛大師于(志可)
 崇道大師張(志素)道真大師鞠(志圓)
 通玄大師李(志常)頥真大師鄭(志修)
 玄真大師張(志遠)悟真大師孟(志穩)
 清大師綦(志清)保真大師何(志清)
 通玄大師楊(志靜)沖和大師潘(德沖)
特㫖蒙古四人從師護持
    蒙古打喝剌八海
   宣差阿里
   宣差便宜使劉(仲禄)